首页 >> 文化大家 >>文化名人 >> 畅达凝重,博大圆融——读王志平书法
详细内容

畅达凝重,博大圆融——读王志平书法

1545708855665897.jpg

  ■人物简介

  王志平,河北平山人。河北省书协理事,石家庄市书协副主席。河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习书始自少年,多年临池不辍,自汉隶入手,诸体皆学。尤擅行草书,其特点是稳中求厚,虚实照映,于飘逸处见遒劲,于厚重处见清秀。书法作品入选《中国当代书法艺术鉴赏》,并曾被该编委会授予“当代书法艺术家”荣誉称号。多幅作品被收录进《东方之子》书法卷及《东方艺术》等专业刊物,草书《白居易诗》被石家庄市委宣传部授予第三届石家庄市精神文明建设“十个一精品工程”入选作品奖。



  中国的书法史,是一部思想发展史。从古人造字,到历代文字体势的变化,概莫能外,都是为人类思想情感的交流服务的。故此,我历来对书法的看法,思想第一,性情第二,文字第三。一幅优秀的书法作品,可以让人品味到思想之美、性情之美、文字之美。而其首要是思想之美,让人领略思想而如临人生境地,宇宙之博大浩渺,意念坚守的沉静与世事沧桑变化的动势,将人的思想引领入哲学思考的范畴,王羲之的《兰亭序》即是如此。其次是性情之美,性情是因为有价值的理念而得以充分体现的,因为思想上的理解,性情上才易于表现和接受;性情如水,需要思想的引领,方能彰显其精神气质的品格。第三才是文字本身之美,文字本身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但是它一旦传达了人的思想,流露了丰富性的情感世界,便具有了生命性,有了精神气质神采,具有了文字的品格和智慧的灵动,因为它承载了人的思想境界和价值理念,而变得气韵生动。



  王志平擅写行草,真草隶篆兼涉,多有颖悟。笔者读王志平的书法,最能打动人的正是其精神气质的可读性,其书法中蕴含着思想情感的畅达,气质神采的飞动,气宇的宏大与意念上的持重,让人读之如面对其所思所想,艺术的思辨与生命追求。特别是读他前些年的行草条幅“对酒当歌”,其中的凝重含蓄与直抒胸臆,构成哲学思辨上的探索意味。书法是靠线条进行表现的,而线条承载的则是人的思想情感,线条的丰富变化即是人的思绪变化,也正是思想上的畅达给予了书法以文化品格。王志平取曹操的汉乐府诗《短歌行》中的“对酒当歌”句,歌以咏志,抒发个人思想情怀,而其旁注小字,则取曹操《观沧海》诗文,构成思想审美上的趣味性。曹操的这两首诗,本身就蕴含着人生哲学思辨的意味,王志平取两首诗的意趣相通处,来通达自己的心境,遣性抒怀,甚为相得益彰。“对酒”二字,执着、耿直、凝重、率意,于拙朴中透个性方直,意态舒展中有所持重含蓄,气势奔放似挟千钧之力,凝重深沉若山岛竦峙,流露出人生追求与韶光易逝的生命思考。当写“对酒”这两个字来抒发情感时,其意象是沉郁的。“对”字繁体书写,聚敛凝蓄,硬朗峭拔,若曹操诗句中的“山岛竦峙”,豁达中含有所思,特别是左侧中间部分,线条郁结,若眉心紧怵,显然有所思考;而写到右侧“寸”时,则线条显得有所舒展,似乎书写者对人生有所看开,心境上有所变化,其中的飞白,预示思绪的开朗,而“寸”中的一个顿点,则变灵动为厚重,仿佛一顿之后,心境可以变得明了释然了。“酒”字,与“对”形断意联,但仍然有所沉郁,仿佛是豪情与思想的郁结与求解,其中浓墨与飞白,实与虚,抑与扬,端庄与倚侧,沉静与放旷,曲崛与酣畅,构成思想情感上的有所侧重与性情抒怀中的豪放激荡;“酒”字若泛舟江河,中流击水,有曹操诗句中“洪波涌起”之意趣。“对酒”二字,共同构成“山岛竦峙”与“洪波涌起”之美学情境。当写到“当歌”二字,分明书写者思想情感已经明了释然,这种明了,如曹操《观沧海》诗句中“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至此,“对酒当歌”的人生思考使得生命境界得以升华。“当”字一改“对酒”的沉郁倚侧为意态的端正庄严,生命的价值与尊严,使命的迫切与担当,线条飞白的气度恢弘与襟怀舒展,在这里,状写出“当”字精神振作稳若泰山俊逸超然的人格魅力。而“歌”字,则化方直为圆融,抱中守一,丰凝涵浑,显得格外博大幽深,圆转如意;因为这种圆融博大,是在生命思辨的基础上实现的境界升华,故显得尤其难能可贵。

  “对酒当歌”综合来看,如同唐诗中的“起承转合”,很有思辨的律动之感,“对”字起势,“酒”字承接,“当”字转韵,“歌”字境合。同时,“对酒当歌”这几个字,取魏碑的凝重方拓与行草的圆转灵动,从性情方直到思想圆融的转接与对比,包涵着浓郁的哲学思考意味和浪漫的文人情怀。
  诚然,王志平的书法在碑与帖的形式表现性上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但是,当形式的尝试相对较为熟悉之后,就需要进行思想性的引领与贯通,方可实现文字书写的思想通透与性情旷达,从而,文字之美才得以承载人格的力量,绽放绚丽的姿彩。王志平“对酒当歌”这幅书法,充分显露出其个性风骨并具有其书法思想的代表性。因之,见字识人,从中可知其书法体验上的举重若轻和气定神闲之一二,亦不难识其畅达凝重,博大圆融之书法思想性。
  王志平的近作,则在草书上进行了有益尝试。他的近期作品,更注重性情上的畅达与精神上的纵横开阖,注入了深情逸志的成分,倾向于文人雅士的旷达抒怀,浪漫主义思想浓郁。与前期作品相比,他的近期作品,更为写意,帖意甚浓,有意往神驰精神飞动的感觉,将行草书写中碑的意趣减少了一些,显得更加灵动飘逸,情感洒脱。
  在一个人的生命追求中,深情郁结是一种沉郁,但是人更加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旷达,在思想境界上看得开,在书法中才会表现得从容淡定,意趣飞扬,情怀浪漫。诚然,这也是道法自然的精神意义所在。古人崇尚“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逸趣,其实正是注重精神思想上的传达,倘然精神思想上已经明了洞达,即使不用文字表达亦可以心领神会,但是为了跨越时空的沟通需要,为了抒发一时一地之情感的需要,仍然离不开文字,只是此时的文字意义上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字本身,而是超越了文字,更倾向于纯粹的思想情感性。“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更倾向于神会,其实,书法欣赏和抒写的最高境界,也正在于此。文字毕竟是一种载体,也是思想情感流露上的一种包装和形式,从文字到书法的过渡,也正是思想情感上更加自由和纯粹性的张扬和宣示。因之,书法家在情感表现性上,更容易倾向于洒脱一些,在书法中充分洋溢老庄思想的道法自然和生命逍遥;只是生命本身的滞重和有所依托,让思想上的波动受到情境外在的影响,而变得更加善感,这种善感的成分一旦表现得多了起来,便郁结为一种精神气质,书法家在书法表现中,这种郁结的精神气质很容易流露出来,成为书法中的情感语境和精神诉说。令笔者深感欣慰的是,王志平正在逐渐倾向于书法的精神自由洒脱性,郁结的成分在渐渐淡化,从而流露出深情逸志,诚然这也是由于其精神世界上趋于博大豁朗心无挂碍的原因。
  

(黄玉海/文)




下一页董增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