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好人故事汇 >>最新 >> 武大勇:衡水湖的“生态使者”
详细内容

武大勇:衡水湖的“生态使者”



  最近以来,在衡水湖畔经常出现一个男人,头上戴顶草帽,下身穿件肥大的涉水皮裤,手里拎张网子,不认识的人,以为他是从哪里来的鱼贩子,知道他的人,则热情地上前打招呼:“哟,您早呀!又来了,武博士!”

  武博士?这位打扮得像个渔民的男人,他,竟然是位博士?

  是的,他不仅是位博士,还是位喝过洋墨水的留美博士呢!

  他就是河北省衡水学院生命科学院教授、博士后武大勇。放弃了众多国内外研究机构的盛情邀约,却选择来到衡水湖,研究衡水湖。



  十年前,武大勇正在美国怀俄明大学和密歇根州立大学从事淡水生态系统研究博士后工作。2009年春天,他第一次见到衡水湖,那优美的自然风光就像醉人的春风一样吹进了他的心里。衡水湖是华北平原最典型的内陆淡水资源,生态系统得到了充分保护,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还能让他留美八年所学专业——生态学,在这里得到尽情发挥。从此,武大勇的心就留在了这里,留在了波光粼粼的衡水湖面上。

  学成归来,他本可以留在北京,留在更有名气的研究机构和著名大学。但他却毅然选择了衡水学院,用他的话说:“就是看中了衡水湖的研究价值。”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呀,一只鸭妈妈正领着十九只小鸭游泳呢!这是青头潜鸭!这是青头潜鸭!我发现了!”武大勇雀跃地欢呼着。

  2017年,武大勇带着我们研究生团队在衡水湖观测到青头潜鸭近年来最大的种群,达三百零八只。要知道,这种世界极危鸟类全球还不足一千只,比大熊猫数量还要稀少,而衡水湖就独占三分之一,引发全世界关注!

  为了观察青头潜鸭的习性,武大勇往往凌晨四点就出发,围着衡水湖一转就是一天。为了不惊扰鸟儿,他常常拿着望远镜匍匐在芦苇丛间,头盔和身上披着绿色絮状外衣,看上去就像一团灌木。鸟儿在与不在,他都必须保持同一个姿势,因为下一分钟鸟儿就可能会停在不远处。蚊虫叮咬了,忍着;身上起包了,忍着;就连摸鼻子也成了高技术活儿,生怕动作幅度一大,把停留的鸟儿惊走了。

  经过一年多观察,武大勇终于准确掌握了青头潜鸭的数量和空间分布变化,2019年3月,在“青头潜鸭保护国际研讨会”上,他所做的报告获得国际专家和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衡水学院也被命名为“世界极危鸟类青头潜鸭的重要研究基地”。



  为了了解衡水湖,保护衡水湖,武大勇可没少冒险。最要命的一次,他在漓江遇龙河采样,来观察上游水源对湖水的影响,当时他穿着皮裤沿河缓缓横穿,河底的石头太滑,水流太急,一个没注意,整个人就被卷进了水流。湍急的河水一下将他冲出了三四十米远,在四米多深的河底,武大勇老师挣扎了出来。到现在,一想起来他就后怕。而这样的故事,说不完也讲不尽。

  九年来,武大勇先后主持多项省级自然基金课题;带领团队开展中德合作,研究衡水湖的湿地监测和可持续发展教育。在武大勇和同仁们的不懈努力下,衡水湖水质由过去局部劣Ⅴ类达到总体Ⅲ类,鸟类数量由二百八十六种,增加到三百二十七种。而武大勇记录观测到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尾海雕、世界极危物种青头潜鸭,更是让衡水湖一次次扬名世界。

  然而,在这些成绩的背后,是家人们无怨无悔的支持。武大勇的父母,离他工作的城市开车仅用一个小时,但他却很少能够抽出时间回家,只能在每年春节放假那几天里,把父母接到身边守一守。去年父亲生病住院了,自己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又回到了衡水湖,在他心里,是多么的感到自责呀!

  好在父亲能理解自己的儿子,在医院里,老人不住地喃喃自语着,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同病房的人说:“我儿子,他在保护衡水湖呢,光荣……”

  九年如一日的坚守,换来衡水湖鸟飞鱼跃。

  九年如一日的坚守,换来衡水湖多姿多彩。

  九年如一日的坚守,换来衡水湖生机盎然。

  武大勇常说,衡水湖就是衡水的眼睛,河北的眼睛。就是我们身边的绿水青山,金山银山。我们要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好衡水湖,真正让衡水湖成为一颗璀璨的明珠。

(河北省文明办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