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人物 >>最新消息 >> 无悔青春洒在天边小城
详细内容

无悔青春洒在天边小城

1600403516469061.jpg


二十年,是一代人的青春岁月,足以让人们忘记很多东西,可是对于保定学院的师生来说,有一些名字在校史馆里,在“红旗的召唤”主题展馆里,在入学教育《到西部教书去》的纪录片里频频出现,铭记在了每个人心里。他们就是保定学院西部支教毕业生。2000年8月,十五名毕业生带着户口选择了万里之遥的新疆且末县。二十年默默坚守,二十年辛勤耕耘,一百七十余名支教毕业生像顽强的种子,把根深深扎在祖国的西部边陲,如戈壁红柳,沙漠胡杨,高山雪莲,用热爱与坚守放飞青春梦想,在无悔奉献中绽放青春芳华。


梦想的起点

  2000年,新疆巴州且末县由于急缺教师,县教育局和二中领导到多地招聘人才。3月,他们转辗五千里来到保定学院,向学院表达了对人才的渴求,但未敢抱太大希望。因为当时国家的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还未正式启动,大学毕业生是可以“包分配”的,要找到一份稳定且收入不错的工作并非难事,而且选择到新疆支教还没有任何财政补贴和政策优惠。平心而论,谁愿意甘愿放弃优越舒服的环境而选择艰难和挑战呢?但是,“我们那里实在太需要老师啦”,来自新疆且末的真诚呼唤深深打动了保定学院毕业学子的心。想到那里孩子渴求知识的眼睛,想到反复自问多次的理想和价值,他们毅然放弃了优越的条件,选择到西部支教去!仅仅一天的初步宣传,保定学院就有数百名学生踊跃报名,且末县领导请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主管部门增加招聘名额,一个学校就有十五名品学兼优的毕业生签约,这在且末教育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他们为何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抉择,放弃温暖和舒适,选择艰苦和孤独,政教系毕业生苏普在写给母校的信中回忆并说明了原因:“刚入学的时候,学校组织新生看了一部电视片《丹心》。电视片中,二师学生贾良图1931年冬为贫苦孩子上课的情景让我记忆深刻。我是在七六烈士纪念碑前宣誓入党的,如果说‘启钥民智’是当时先辈们的理想追求,那么服务西部就是现在我们这一代应有的担当!”

  到新疆支教,他们不是为了金钱、名誉和地位,而是出于对基础教育的赤诚和责任,是挥洒“我愿驾驭青春驰骋在生命原野上,任它风雨雷电”的青春豪情!是对祖国的大爱和对未来的憧憬。情系西北,筑梦且末,他们为理想甘愿付出,不惧前行。那已经泛黄的就业协议书记录着他们二十年前的平凡而伟大青春故事,“备注”栏里写着“报销单程应聘路费,工资按国家标准如期发放”,字迹仍十分清晰,这就是他们获得的唯一“特殊”待遇。


青春的脚步

  苏普和庞胜利在大学期间是一个寝室的好友,他们一个幽默风趣,一个质朴踏实,但两人都有坚韧乐观的性格、丰富的内心和有趣的灵魂。两人曾经开玩笑地谈起毕业后的打算:“到时候咱们背上行李去大西北吧,咱们自己找工作,到条件最艰苦最能体现人生价值的地方去。”这并非是一时心血来潮和故作的特立独行,而是他们经过深思熟虑对理想的独特见解。听说且末县二中来招聘,根本来不及跟家里商量,苏普就骑上自行车带着庞胜利报了名。

  那时,庞胜利的父亲已经为他联系好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选择去西部教书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作为家里最疼爱的小儿子,庞胜利对老父亲满含歉意。但作为一名老党员,父亲对儿子的选择充满自豪,还在信里鼓励他“为建设新疆美好将来,栽上万朵鲜花”,见字如面,纸短情长。就在出发前几天,苏普的母亲突然因病离世,母亲一向最关心他这个小儿子,苏普也是一个非常懂事善良的孝子,丧母之痛啃噬着他的心,刚强的男儿背后默默流泪。一向刚强自尊的父亲似乎一夜苍老了许多,他不忍直视父亲的眼神和头上见多的根根白发,苏普陷入了踌躇,这种时候他怎么忍心千里远行抛下孤独的父亲。但深明大义的父亲拍着他的肩膀,平淡却坚定地对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能照顾自己,你就放心去吧,”苏普能够理解父亲平淡背后的不舍和语重心长,此去万里很难相见。他流着泪毅然踏上了西去的列车。

  2000年8月5日,透过徐徐开动的大巴车窗,露出他们青春洋溢的笑脸和潇洒的挥手告别;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台上,千言万语,只化作和亲人、师长、朋友的深情拥抱、泪眼婆娑、依依不舍。但,他们的内心无比坚定,是源于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和执着,是源于“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青春豪情。包括苏普、庞胜利在内的十五名毕业生,他们之中有六名中共党员,三名省级优秀毕业生,两人放弃了专接本深造的机会。就这样义无反顾告别了家乡与亲人,远赴新疆且末县就职。


微信图片_20200918121937.jpg

执着的坚守

  五千公里的路程,辗转五天四夜,他们终于到达了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南端的“天边小城”——且末。这里年降水量不足二十毫米,风沙天气却多达二百多天。“在且末,别说是工作,就是生活下去也是一种奉献!”

这是新疆自治区原主席阿卜杜热西提对且末人民的评价。风沙肆虐,气候不同,因水土不服,他们出现了流鼻血、嘴唇干裂、咽喉疼痛等症状;语言不通,通讯不畅,一封家书要走二十多天,有的同学三年没有回过一次家。他们不是不思念亲人和故乡,而是因为全身投入逐渐融入其中,且末已经成为第二故乡,身边也都是他们最爱最牵挂的人,工作使他们在白天无暇思念,只能夜晚在梦中无数次“明月照我还”。也不仅仅是因为往返路途万里之遥,更因为这里的孩子离不开他们,这里更需要他们。环境考验的不仅是他们的身体,更是意志和对承诺的坚守。

  十五名毕业生一上岗就被委以重任,有的直接成为毕业班教师,六人担任了初一年级班主任,他们迅速适应岗位,投入工作,很快成为教学骨干。他们带出的第一批初中毕业生,中考成绩在巴州名列前茅,一举摘掉了且末县“老末”的帽子。这群满怀激情和梦想的年轻人,在这座“天边小城”扎下了根,将自己的智慧和精力都献给了且末的孩子。且末产和田玉,极富盛名。这些坚守西部的支教者恰如珍贵的璞玉,艰苦的环境和岁月更早地侵蚀了他们的青春,外表可能粗粝,但内心却更丰盈温润,厚重大气。正是有了他们的执着坚守,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才使更多的孩子眼里有了希望的光芒,西部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期待,荒凉的沙漠逐渐出现更多的“绿洲”。


 青春誓言

  2002年春天,保定学院,依然火热的报名场面,这一次的支教目的地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第一批十名优秀毕业生如愿以偿,欣然前往。

  西藏日喀则地区南木林县位于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北岸,藏语意为“胜利”,海拔四千一百米,属于三类地区,缺氧,昼夜温差大,日照强烈,生活在这里的人心肺负荷大,身体机能损耗大。

  毕业前,已有几所中学的校长向闫俊良发出了邀请,但他回答“我是靠国家助学贷款完成的学业,现在是该我回报社会的时候了。两年前我的师哥师姐去了新疆,现在终于又有了机会,我要去西藏。”

守望相助

  出发前,闫俊良买了五六个一模一样的笔记本,决定从启程开始启用它们,用来记录在西藏的生活点滴。岳刚和徐建旺担心到了西藏买不到急需的书,去了三趟新华书店,把手头能挤出来的钱全换成了书。

  岳刚、徐建旺、闫俊良被分配到南木林县任教。自然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带给他们的考验远超想象。

  在闫俊良的日记里,这样记录了他们从日喀则分配到南木林县中学最初的生活:“我们被带上一辆蓝色东风大卡车,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苍凉,甚而落了几滴伤感的眼泪。但既然选择了这里,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恶劣也要坚持下去。”当时学校安排不了住所,他们只能把家安置在铁皮顶子的土坯房里,雨天房子会漏水,要把锅碗瓢盆拿出来接雨,听着滴答声入眠;晴天房顶上会掉土,老鼠和蜘蛛是常客。做饭要烧晾干的牛粪,打水要到湘河里,冬天的湘河会结一尺厚的冰,先得找块石头砸冰窟窿,有时一砸就是半小时。开始还是手拎,后来徐建旺自己动手做了一条扁担,虽然不够美观但结实实用,一直用了七年。河上有一座铁索桥,很多年里是岳刚、徐建旺、闫俊良每天往返学校和住所的必经之路,闫俊良曾为这座桥写过不少诗句:“你是每天的必经之路,更是我的摇篮”“五十几米,往返一次就是一条百米跑道,为了梦想,我要冲刺了。”

  三年多的时间,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煤气灶,没有自来水和电。每天下班,他们最喜欢做的两件事就是到藏族同事家做客,听他们讲西藏的传奇故事,很快对西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来自天南海北的同事谈古论今,聊自己的家乡,了解更多知识。在蜡烛下读书听收音机,交流新学的藏语,是他们的业余生活。在南木林买不到喜欢读的报刊,只能有机会去日喀则的时候买上一摞,还得时刻提醒自己,慢慢读,细细品,不要一下子都读完了。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扎下根来,把全部心思投入到热爱的教育事业中。初上讲台,他们每人带两个班,为了尽快了解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经常找学生聊天,和他们交朋友。为了当好班主任,早上坚持陪学生跑步锻炼身体,白天除了上课,还要督促他们完成作业,做好学习总结,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晚上检查完就寝情况,很晚才能回宿舍休息。

  徐建旺说,当年他们仨来到南木林的时候,曾戏言要做高原上的“三剑客”。“剑客”不仅有刀剑如梦、快意恩仇的潇洒浪漫,还要有敢于“亮剑”的气魄,更有为国为民的侠义精神。以徐建旺为代表的三位教师,他们在生活中热情乐观,工作上互相鼓励,教学上比学赶帮,每次考试前都相约比试比试,凭着努力工作和不懈追求,都取得了优异成绩,为南木林培养了众多优秀学子,为南木林和雪域高原的发展贡献了自己最美青春。在央视和《光明日报》联合举办的寻找最美乡村教师评选活动中,他们荣获“最受关注支教团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教坛“三剑客”。

薪火相传

  “妈妈,亲爱的妈妈,狂沙冰水洗礼的小小红柳已经长大,孕育了新的萌芽,新的萌芽……”李桂枝在诗里写道。

  二十年来,他们用扎根西部,建设边疆的追求和奋斗推动了当地教育事业的发展,更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民族团结进步做出了积极贡献。他们培养的许多优秀学生考取北京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知名高校,有的学生毕业后放弃留在大城市的机会选择回家乡工作,像他们的老师一样成为建设西部的有生力量。老师用信念激励孩子,为他们插上了梦想的翅膀,让他们发现了外面的世界,以及重重沙漠外面的“大海”。“一颗从小飘来的种子,却在我的心理扎下了深根”,见识到外面世界的精彩,他们回来播撒更多希望的种子,“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孩子们说:“老师们的坚守就是我们回来的理由。”他们像二十年前学校门口的小树,已经长大,他们的成长映照着老师的青春,他们也将像当年的老师一样,呵护小树的成长,把热爱传递给新的幼芽。

  对于保定学院学子来说,西部支教的接力棒将一站一站地传递下去。苏普曾回母校为学弟学妹作了一场感人至深的报告。报告中讲到当时条件的艰苦,时隔多年还历历在目,谈起来似乎云淡风轻,但经历背后是常人难以承受和难以想象的沉重、孤独、坚韧。克服艰苦的条件,忍受远离亲人的孤独,在对理想的追寻和无私的奉献中加深对且末的热爱,充满青春激情的报告感动了在场的师生。苏普的报告,绝不仅仅是让大家感知新疆的条件艰苦,展示自己克服困难的毅力品质和在艰苦环境中扎根的坚韧执着,而是展示一次精神之旅和心路历程。对学弟学妹来说,这场报告,是逐步树立理想目标的心灵指引,是越来越坚定理想信念的心灵震撼,是将自身价值和祖国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兴奋和幸福。后来去日喀则工作的贾振海说,正是因为感动于苏普的报告,才坚定了他们选择西藏的决心。

初心未改

  “虽然很苦,但经历还是很宝贵的,我觉得这就是青春应该有的样子吧”——闫俊良。

  “激情总要归于平静,现在的我们是自然的责任和泰然的坚守”——李桂枝。

  “这样的人生选择,才无怨无悔,才有别样的精彩”——岳刚。

  二十年时光荏苒,大漠风沙,高寒缺氧,艰苦的岁月改变了青春的容颜,却从未改变奋斗和坚守,绽放了别样的青春风采。他们收获了进步和成长,收获了边疆孩子的爱戴,赢得了民族同胞的信任和尊重,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和家庭。现在,越来越多的保定学院学子在西部支教精神的感召下,奔赴西部,扎根基层,谱写着新时代的青春赞歌。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保定学院西部支教毕业生的回信中强调:同人民一道拼搏,同祖国一道前进,服务人民,奉献祖国,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正确方向。好儿女志在四方,有志者奋斗无悔。希望越来越多的青年人以你们为榜样,到基层和人民中去建功立业,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书写别样精彩的人生。

  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振奋人心,这将激励更多的青年人坚定志愿服务的初心和理想,牢记传道授业解惑的教书育人责任,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不断开拓和前行。咬定青山不放松,担时代使命,扎根西部,这是保定学院支教毕业生的信念;九万里风鹏正举,展青春风采,无悔韶华,这是支教毕业生的情怀!

  (此文由保定学院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