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人物 >>最新消息 >> 徐剑:黄钟大吕听雄安
详细内容

徐剑:黄钟大吕听雄安

徐剑背景.jpg


  徐剑,昆明官渡区大板桥人,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艺创作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宣部全国宣传文化系统“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

  著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电视剧剧本共计600万字,代表作有《大国长剑》《大国重器》和电视连续剧《导弹旅长》。

  曾三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两次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并荣获“鲁迅文学奖”、“中国图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全军新作品一等奖”、“飞天奖”、“金鹰奖”等三十多项全国、全军文学奖,被中国文联评为“德艺双馨”文艺家。荣立曾记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


  那天早晨,雄安的天空一半晴着,一半阴着。夏季的北方平原,青纱帐一望无际,浮在地平线上。天将拂晓了,可黑云低垂,霾锁城郭,有点下雨的征兆。从北京城南跑出来一百七十公里了,天穹依然有霾啊。何处才是原乡,何地可寻归处,何祠可资灵魂供奉?城郭被污染了,乡村也污染了,桃花源里人家不再,惟剩一湖白洋淀,还浊浪滔滔。那一群犹如白衣隐士的鹭鸶飞到哪里去了,万顷芦苇不见我梦中的荷花淀。冥冥之中,我仿佛看见一行雁翎掠过长天,一个年轻的太子,燕国的燕子丹朝我走了过来,擦肩而过;一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剑客横刀在马,兀自而立。

  昨晚一梦至燕国,梦到的竟然是一群死士,表情怆然,一副慷慨悲凉状。梦魇压身,一朝醒来,已汗水淋漓。后,竟一夜无眠。太子丹、荆轲、高渐离的雄姿不时岿然于夜空。一夜与古人语,拂晓时才入睡,以为上午九时出发,昏昏沉沉睡去。直至梅驿来电话催促,才知去雄县是七点半发车。匆匆洗漱,一看表,已经是八点了。下楼,人都在等我,显得有些尴尬。梅驿说,徐老师别急,先去吃早餐,还有人未到。我将双肩包一扔,便斜入餐厅,要了一碗粥、一个鸡蛋、一个馒头,五分钟便解决战斗。出来时,令同行皆惊讶,说到底是火箭军啊,吃饭都有发射之感。我抿嘴一笑,当兵的都这样。

  登车朝雄县方向而行,就一个小时的车程。窗外,黑云翻卷,天垂地阔,飞起了小雨。雄安朝雨浥轻尘,燕地的玉米地一片连一片,墨绿漫漶,够辽阔了。可烟树模糊,乡井难寻。一行人从安新驱车而来,车窗外擦身而过的,依旧是我们所熟悉的北方大集镇,只是燕风犹存,古韵不在。太多的后现代建筑仍连村接城,已改变了旧时模样。下车之始,第一个参观点是雄县古董一条街。据称,这是北中国最大的古董市场,北京潘家园的真品、赝品、仿品、劣质品皆源于此。倘若想在此捡漏,淘到一个文物,除非有一双孙悟空一样的火眼金星。

  我辈皆凡人,祖上非殷实人家,从小未受过家藏古董的熏陶,故极易打眼。然,当我与绍武兄匆匆走过古董摊时,仍想淘一柄长剑,带回孔雀城镇宅。古人云,识千剑而知器,操万曲而知音。我写《大国长剑》,后再续《大国重器》时,有记者八卦地问道,徐剑写剑,是不是因为我老爸有先见之明,赐我一个剑名,注定我一生之中要写《大国长剑》之类的国之重器啊。我掩嘴笑了,家父乃老农,何来此雅兴,若说剑,只因家有一柄古剑,不知造于何年何夕,祖上传下来。在老家过年,除夕夜封门时,才找出来插于门后,做门神之用,镇邪呢。文革时也不知藏于何处,不得而终。至于我之剑名,却是家族有一位大伯,为识字之人,我降生之时,见此古剑,故引唐人老杜一句五言诗,“欲挂留徐剑,犹回忆戴船”,赐予我名。今日至雄安,我何不淘一柄古剑,最好是越王之剑,次之也要吴王金戈,抑或太子丹、荆轲用过之剑。然,走过一条古董街,目光所及每一个摊点,仍未寻到我想要的剑戟。

  悻悻然踅返,梅驿打来电话,说赶快过来,到街边找车,去第二个参观点,观宋辽古战场地道。我与绍武兄及后来碰见的李春雷、刘萌萌疾步朝街边泊车处赶去。登车,行半里路程,在一个题有“宋辽古战场地道旧址”前停下,下车,仰望箭楼拱门,循楼洞而入,忽见一群衰翁老妪,手执笙、箫、笛和镲、鼓及钹和钟磬等乐器在奏古乐,我一听,惊呼,这是大唐工尺曲和洞经音乐啊。

  初入雄安听黄钟大吕,然,我此时最想听到的是燕国古乐。

  那一年初冬,离过年越来越近了。彼时,史军平还在读高中,有一天傍晚,他骑车从亚古城越过。突然有一缕洞箫声传出,犹如一声声杜宇啼血而鸣, 恰似一鹤冲天引颈而唳,时而凄凄戚戚,时而铿锵激越。史军平骤然刹闸,跳下自行车,伫立于门前,仿佛感受一股大河之水夺峡而出的千钧之力,一抔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之音,一曲胡笳十八拍穿越风雪的悲怆余声,更是大唐宫廷胡曲彻夜不绝的妙音,最后则变成了高渐离击筑惊鬼泣神的绝响,随着石编钟打击乐的划破夜幕,清泉流音,深谷迭瀑,史军平的心被遽然一击,灵魂之壳被这种重金属敲击之声震得心旌荡漾。于是,他锁上自行车,循声走去,伫立于王家门前,屏气凝神,将一组古燕乐、胡笳、佛乐、大唐洞经听完,脸上绽开悦色。王门立雪,朔风吹过来了,暮雪寒烟最终未落下来,史军平大梦初醒。不知天冷,更不晓得饿,还要骑二十里地,可他感觉这一顿音乐大餐已填饱了肚子。一个念头在心中浮起:我应当成为这种古乐的传人。这时,古乐霍然而止,陶醉的时刻过去了,史军平的凝神听乐突然松弛下来,冷饿交加,瘫坐在地上。门咯吱开了,一位年过六旬的乐师走了出来。一看到门外有个年轻学子,连忙扶了起来,问道,你是做什么的,地冻天寒,坐在我家门口做甚?

  我被师傅的古乐迷醉了,忘了回家。史军平说。

  哦。师傅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暗忖,此孺子可教。

  师傅,我想学古乐演奏。

  你什么文化程度?

  在读高中。

  为何喜欢古乐?

  因为被震撼,所以喜欢。

  看着这小伙子脸上未拭尽的泪痕,王志信看得出来,他真的是被感动了,这种表情装也装不出来的。自己等了多年的弟子叩门来了。

  你既有心学乐,须随我演奏几年,只当学徒,分文不能取。

  可以,只要师傅收下我!

  先把高中念完。如果考不上大学,就随我去吹箫,敲磬,打鼓,敲锣,合镲,成我这派的传人。

  谢谢师傅收留。史军平就这样跨进了雄县亚古城圣乐会的门槛。

  那天上午,雄县的天气有些燠热,着白色大汉襟服的大爹大妈围坐在一条长桌前,或手执横笛,或双手合笙,或将大镲高举过头,嘭嘭地合镲而击。一位年逾八旬的老者,敲打一片片小黑石片制造的石编钟,一音独奏,齐声和鸣,一曲文戏后,又一场武戏,轮番登场了。

  我站在一侧,倾心静听。长发飘飘的赵国女诗人青小衣看到老者敲磬,颇好奇,走到老人一旁,接过一只小铁锤,跟上节奏,随着老人一起敲起来。一仙翁,一娇娘,配合极佳。那一刻,一点一击落清泉,那一瞬,一音一波成旋律,波涛汹涌,流音诛心。我的眼前一片朦胧,自古燕赵多悲歌。远处,白洋淀的苇塘,一湖芦花白,有一条小舟向我徐徐驶来。

  也是像今天这样的黄昏,太子丹身着白色长袍,伫立于船头,头仰得高高的,似在眺望。荆轲、高渐离、秦舞阳三人坐于船尾,都是一身白,与湖里的芦花竞一湖之色,白茫茫的,仿佛每株芦荻都是死士,都在准备与他们一起走进冬天,一齐赴死。酒从早晨喝至傍晚了,离歌击筑,高渐离弹了一曲又一曲了。一壶浊酒家万里,一船浊酒壮君行。太子丹起身走至船头,时,西风四起,一抹残阳落在白洋淀里,一阵风将他的白袍吹得风中鹤舞。白袍壮士,一襟晚照,映在燕国长城的堞楼,更添了几分死寂之美。断鸿声声,天上什么鸟在啼?敢与高渐离的离歌和鸣。哦,又有一群雁已开始南飞,离乱之际,一片片雁羽从苍穹翩然飘下,犹如死神之翼在传递一个信号。它是春秋大雁遗落的,还是战国之鸿抛掷的,抑或是大秦年间的那群稀世之鸟朱鹮赠与,遗下一片片雪白,向人们作一种特别的暗示?

  兮兮然一片白,汪汪然一片白。太子丹并不喜欢这样的白,他讨厌自己身上这身白。丧服在身啊,彼可是燕国太子,从小被王室的金黄包裹着,燕国的麦子黄、稻菽黄、芦荻黄、旌旗黄、殿堂黄,在他眼里,都是高贵之果、高暖之色、高巍之殿,但很快都会灰飞烟灭,最终将被秦皇黄土之色埋葬。秦军敢坑四十万赵军,也敢坑燕地一国寡民。一滴血,一滩血,一片血,血流成河,将黄土浸泡成了红色、黑色,肥沃千里的黑亮。念此,太子丹的手颤抖了一下,他不能再等了。那天早晨,鸡鸣芦苇荡,霜落白洋绽,水天都是一湖芦花白。天将拂晓时,秦军已兵临易水,剑指延芳淀,离白洋淀就只几个时辰的行船距离。燕南赵北,赵国已殇,燕国覆灭的日子还会远吗?惟有一搏,养士千日,终有一用,荆轲该出发了。为了这一天,为了保守刺秦这个重大国家机密,自己老师鞠武死了,保荐荆轲的田光死了,刎颈绝口,以示守口如瓶。还有义友樊於期也死了,割头相赠,这是什么样的义啊。义薄云天,此语太轻太轻,应该是义重燕国吧。三个死士舍身报国,是在救我燕国,为了让秦王相信荆轲。然,荆轲迟迟不肯行,还在贪恋女色,偎红倚香,女人酥胸暖衾太令人英雄气短。说什么还在等一个人,哼!等谁呢?派13岁就杀人的冷血杀手秦舞阳跟他去当助手,还不行吗。荆轲听了,一脸的不悦。说好吧,既然太子一再兰舟催发,那我就天明启程吧。那天太子丹真的起了一个大早,站在燕南赵北的国界吧,就是今天的白洋淀大堤上,等荆轲、等高渐离坐的高车从城里驶来。凭栏燕长城,太子丹环顾四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个壮士,涉水即亡。赵国已亡,燕国的末日将近。燕子丹无厘头地想着,晓风之中,何止是死一个壮士,亡一群侠士,弱燕与强秦,图穷匕首见,刺秦不成,燕国将毁于自己之手。

  太子丹招了招手,太子门下的几百幕客全都来了。一个个皆仿太子装,身着白袍,头扎白毛巾,幕天席地,欲为荆轲举酒饯行。高渐离是燕国的音乐大师,击筑而弹,众琴师相和,那燕乐是何等的回肠荡气,更有一种蝉凄雨冷之寒。一箫伴一磬,清霜摇芦荻;一笛合一琴,壮士听雁唳;一鼓领铜镲,抚剑尽清辉;一筑一离歌,死士魂成灰。太子丹摇了摇头,燕乐太悲,简直就是一曲大悲咒嘛。荆轲的头仰得高高的,那是喋血之吼,是为自己壮胆,还是为燕国壮威?瞧!荆轲已经竭尽全力而歌,唱得脖子上的青筋贲张。高渐离和歌击筑,一击心亦颤,再击心生寒,荆轲的绝唱渐至高潮:“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离歌,就这么两句吗?和声咏叹调,来回往复,旋律太单调,也太悲凉了。军人出征须得鼓士气,得有气吞八荒之勇,席卷天下之势,方能与虎狼之师强秦抗衡。太子丹拍了拍手,门客跑了过来,说太子有何吩咐。

  奏一曲古燕乐吧。只许吹奏武场,不许再奏文场。

  诺,太子丹的门客匆匆走过。

  燕乐四起,堞楼高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停!不许唱此曲,此为秦风。是敌国军歌,长敌威风,灭我志气也,重换一曲。太子丹有点怒不可遏。

  众幕客瞠目结舌,刚才只顾选流行歌曲,童叟喜听的唱了,而忘了讲国格,颇有通敌之嫌,难怪太子发飙。

  燕乐又起,这曲目应该是《六月》,真正的出征曲。众人和声:

  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

  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比物四骊,闲之维则。维此六月,既成我服。

  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好!太子丹为麾下众幕客鼓掌,和声唱出了多声部,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勇。再来一首《小雅·采芑》: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呈此菑亩。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乘其四骐,四骐翼翼。路车有奭,簟茀鱼服,钩膺鞗革。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乡。方叔涖止,其车三千。旂旐央央,方叔率止。约軧错衡,八鸾玱玱。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葱珩。

  鴥彼飞隼,其飞戾天,亦集爰止。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钲人伐鼓,陈师鞠旅。显允方叔,伐鼓渊渊,振旅阗阗。

  蠢尔蛮荆,大邦为仇。方叔元老,克壮其犹。方叔率止,执讯获丑。戎车啴,啴啴焞焞,如霆如雷。显允方叔,征伐玁狁,蛮荆来威。

  善哉,美兮!一个好字了得。太子丹满意地点点头。离歌当如是,有颂有辞,小雅国风诗情令众幕客壮怀激烈,与高先生和声而唱,送壮士荆轲出征。

  风雅颂,诗三百。出征的号角回荡于燕南赵北的分界线上。高渐离筑击燕长城,风卷云动,乐震辕门,旌旗猎猎,燕国的堞楼在震颤,燕国人的心也在震撼。荆轲摸了摸长袍袂袖里的匕首,那是花重金从赵国徐夫人处购来的,削铁如泥,且用毒煮炼、锻打,锋利无比,哪怕划一道血痕,也会让对手倒地而亡。他的眼神与太子丹一对视,彼此会意一笑,此时有歌胜无歌,此刻有酒当无酒,那小小的匕首一旦刺向强秦,犹如一柄青锷横空,寒光闪闪,剑戟般地直抵云天,撕破天幕,云罅中,夕阳血瀑般地泄下,灿然于白洋淀的黄昏里。晚霞一照,湖在流血,血涌成河,成湖,汪洋为白洋淀,一湖浅浅的红,这是浅浅的燕国血海啊。

  武场古燕乐,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