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故事 >>最新推荐 >> 石奶引:一元人民币上的人生倒影
详细内容

石奶引:一元人民币上的人生倒影

Img475700838.jpg


    贵州省丛江县庆云镇的石奶引是第四套人民币1元纸币上的头像原型。她年轻时非常漂亮,至今一头长发仍然乌黑。外界不少人都以为她是“名人”,很有钱。但让人想不到的是,现实生活中的石奶引每天在大山深处过着平凡的侗族人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平凡的生活 放牛做饭养鸡鸭

  8月17日,清晨6点,石奶引就起床了。喂完鸡鸭后,她拿着长鞭,牵着三头黄牛就出了家门。门外的小路上,青草长势不错,牛沿路啃咬着,偶尔会有蚊子飞到牛背上叮咬,石奶引会走上前去,一个巴掌将蚊子拍死;如果牛儿们相隔远了,她会举起鞭子,把三头牛赶到一块。

  上午11点20分,石奶引赶着三头黄牛回到家,手里多出了两个小瓜。这时,家里已经来了一名文化研究人员,坐在凳子上等她回来,向她了解人民币头像的事。石奶引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流露出激动的表情。自从很多人知道石奶引是1元人民币上的头像原型后,经常有人来找她。来的人中,有不少是媒体记者。她也习惯了,说:“问的都是同样的问题。”石奶引所在的村主任石华科说,虽然对她家没带来什么帮助,但每次她都是杀鸡宰鸭,热情招待。

  石奶引转身进入厨房,拿出一个大西瓜用刀切成小瓣,放在盆里。“来来来,这是刚从地里摘来的,大家快来尝尝鲜。”石奶引的儿媳石碑坤热情地招待着大家,然后用石奶引放牛时从地里摘回来的小瓜,做了一个菜。大家便在一起吃了午饭。

  这天下午,天空下起了小雨。无所事事的石奶引却坐不住,她时不时要到院坝上去料理她的鸡鸭。两个孙子则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

  傍晚,雨停了。石奶引让儿子在院坝上抓来一只鸭子,宰杀后放在锅里清炖。晚上8点,炖鸭子的香味在堂屋里弥漫开来。晚餐桌上,除了清炖鸭子,她的儿媳还准备了两样菜——韭菜炒鸡蛋、韭菜汤。

  听说家里来了客人,石奶引的老伴石学文的几个兄弟也赶来“凑热闹”,大家用大碗喝着自家酿造的糯米酒,大口啃着鸭肉,场面温馨。

  吃完晚饭,男人们拿起自制的琵琶弹奏起来,唱起了心爱的侗歌。现场有人提议让石奶引唱一首情歌,只见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嘴里不停说着侗语,儿媳赶紧向客人解释“婆婆说她老了,唱不了了。”

  晚上9点,人们相继散去,石奶引一家也熄灯睡觉。被雨水洗刷过的天空,清新淡雅,繁星点点。白天热闹的村庄,此时静得只能听到田间里的蛙鸣声,此起彼伏,犹如天籁。

  石奶引一天的生活,就在这平淡无奇中度过。

16岁赶集被人画像 49岁才知头像是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里,石奶引并不知道1元人民币上的头像原型是自己。当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是2010年,那一年,她已经49岁。

  从江县庆云镇宣传委员石文章说,1元人民币上的头像原型之一,最终确认是石奶引,确实是在2010年。

  石文章说,早在1994年,当地政府就发现1元人民币上面的头像,只有庆云地区的侗族人才会梳那种发型,戴那种耳环,从那时起就确定是庆云这边的人,只是一直没找到这个人,直到2010年,有人说1元人民币上的头像之一是石奶引,“我们找她本人和周围的朋友了解,才最终确认是她。”

  在石奶引的回忆中,1978年的一天,当时16岁的她和村子里的伙伴们身着侗族服装去从江县洛香镇赶集。热闹的街市上,石奶引和姐妹们挤在一个小摊位前购买做刺绣用的针线,突然有人从背后拉了她一把,石奶引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个30多岁的陌生男子,面带笑容。该男子示意她走出来,脸朝侧面站定,石奶引依照对方的要求站定,心中充满了疑惑。这名男子随即拿出笔和画夹,开始作画。也不知过了多久,对方放下笔,瞧瞧画夹,又瞧瞧她的脸,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回到家后,石奶引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母,也没有告诉其他人,很快自己也忘记了这个事。“要不是后来有人说钱上的女孩像我,这件事我恐怕就记不起来了。”

  而据媒体报道,第四套人民币设计者之一是画家侯一民。他曾在接受媒体报道时透露,当年他在大西南考察了三年之久,为了设计各种民族形象和装饰纹样,他的足迹踏遍云南、贵州、广西、四川等地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之后,侯一民回到北京,短短数月即完成了第四套人民币的主景设计,其中,1元纸币上的人物是侗族和瑶族。

  知道自己的头像上了人民币之后,石奶引并没有因此而兴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要种地,该咋生活还是咋生活。”他们一家人也不认为“人民币头像原型”能为家里带来什么好处。

  不过,这件事被媒体报道后,有人以为石奶引生活富裕,很多人写信寄给她,希望得到这名“人民币女郎”的资助,但大家并不知道,石奶引家也是贫困户,她无力去资助向她求助的人。

  村寨一枝花 被许配给没见过面的人

  1961年,石奶引出生于庆云镇寨锦村七组,原名石婢学。少年时代的石奶引是寨锦村的一朵花,留有一头飘逸的长发,处处表现出山村少女的活泼、健康、美丽。

  石奶引家共有六兄妹,三男三女,她是老大。由于家里兄妹多,石奶引很早就去顶劳力,因此从来没有读过书。4岁的她就学会放牛,7岁学会做饭,13岁跟随大人下地干农活。据庆云镇给媒体提供的资料显示,小时候的石奶引就很引人注目了,翘翘的鼻子,美丽的大眼睛,还有那头乌黑的长发,让她看起来楚楚动人,被誉为寨子里的“一枝花”。不仅如此,她还心灵手巧,唱歌、刺绣、织布、染布,一学就会。到14岁的时候,她就能独立织布、染布、做衣服了。

  石奶引说,父母做媒将她嫁给石学文,当时她感到委屈,总觉得是“被父母逼的”。因为当时自己的条件不错,追求的男生不少,甚至还有了意中人,但遗憾的是父母早就把她许配给了石学文,“我们直到结婚,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一次。”她感到委屈的另一个原因,是石学文家的兄妹比自己家还多,一家七兄妹挤在一间小屋子里,条件还没她家好。

  根据当地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石奶引嫁到石学文家后,经过两年的走婚,两人有了感情才自然而然走到一起。婚后,两人感情一直挺好。不久后,他们的女儿出生,给全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两年后,儿子降临人世,喜上添喜。有了儿女,他们十分满足,辛勤劳动,盖了一栋新木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