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大家 >>文化名人 >> 邹佩珠:为爱倾尽一生
详细内容

邹佩珠:为爱倾尽一生

  1943年春末的一天,阳光格外好,重庆国立艺专学生邹佩珠正在离学校不远的路边写生,这时,一位又高又瘦的男子走过来问路,他就是邹佩珠舍友的二哥、受邀到国立艺专授课的李可染。就这样,在舍友的介绍下,邹佩珠和李可染正式认识了。

  从舍友口中,邹佩珠得知李可染从小热爱画画,但因为家贫,他就用破碗片在地上画戏剧人物,常常惹得邻人围观;还得知他曾是西湖艺术院的学生,并深得该校校长的喜爱;知道他曾画了很多有关抗日的宣传画……渐渐地,邹佩珠对这个“李老师”有了一种别样的关怀,她觉得他既熟悉又亲切,看着他瘦弱的身体,知道他在战争中失去妻子、长期被失眠症折磨时,怜惜之余,她联想到了自己的经历。

  邹佩珠是杭州人,本来家境不错,可是战争改变了一切。日本人打杭州的前一天,她和父母一路逃难,路上母亲就不幸染病去世。守孝49天后,她辗转到了重庆姐姐家,进入国立艺专学习雕塑。

  战争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失去亲人的痛苦也让他们彼此同病相怜。在学校,舍友常邀邹佩珠去李可染的小茅屋谈论艺术、请教画画。有一天,李可染在拉胡琴,听得陶醉的邹佩珠脱口而出:“你拉的是《柳青娘》!”

  她居然懂京剧!李可染既吃惊又激动,从这个清秀又才情出众的江南姑娘身上,他看到了发妻的影子。更令他惊喜的是,邹佩珠不仅喜爱京剧,还能唱整折的老生戏,作为学生会主席,她常常上台演出。在李可染给学生们排演的一部戏曲里,邹佩珠饰演主角之一,她的表演赢得了师生们的热烈掌声。

  共同的志趣让他们越走越近。渐渐地二人相恋了。小茅屋的地上冒出青翠的竹子时,李可染心有所感,他想起晋人“不可一日无此君”的诗句,称小屋为“有君堂”,又取“佩珠”的谐音,将这丛绿竹取名“陪竹”,爱恋之情不言而喻。

  一天天相处下来,在战争中见惯了生死的李可染、邹佩珠非常珍惜对方,1944年,他们结婚了。那年,他37岁,而她24岁。

  婚后,望着“瘦得只有一层皮,肋骨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她心痛难忍,说:“你放心,我一定要把你的身体调理好。”善良能干的邹佩珠开始养羊养鸡,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李可染身上。

  但爱是引领,不是纵容。有一次,李可染出去办事,遇到好听的戏居然连听三天,全然忘记了家中焦急等待的妻子和出生不久的孩子。回家后,从不发脾气的邹佩珠气得责问他:“李可染,你要是这样只迷戏,你的画还能成吗?”这当头一棒顿时打醒了李可染,他从此心无旁骛,一心钻研画画——这也是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对他发火。

  后来,在她的支持和鼓励下,李可染的画作受到徐悲鸿的青睐,他本人也经徐悲鸿引荐,幸运地成为齐白石晚年最得意的弟子。齐白石欣赏他的才华,曾如此称赞:“昔司马相如文章横行天下,今可染弟之书画可横行矣。”

  1949年,李可染又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事业也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针对当时有人认为国画是封建文人画的现象,他产生了革新山水画的想法。

  要想“精读大自然”,出去写生成为必然,而这也是邹佩珠最为担心和害怕的。因为李可染的脚底不平突出一块,一走路就痛,他的鞋子都是她特殊加工过的,每一双鞋,她都得在鞋底挖一个洞,刚好合他的脚形,然后再加上一层鞋底。所以,这样一双脚平时走路尚不方便,更何况要去跋山涉水,她怎么能够放心呢?

  然而他决心已定,她唯有支持,并坚信丈夫一定能达成所愿:“这辈子我做了多少双这样的鞋真记不清了,鞋坏了之后的路程对可染来说异常痛苦,但他还是会坚持走完。”这期间,李可染为了写生走遍大江南北,风餐露宿,付出了艰苦的代价。回报同样是可喜的,他为国画的发展开辟出了一条充满生机的新路:从“对景写生”发展到“对景创作”,两次“写生画展”的举办也确立了他在中国山水画坛的地位。

  这成就当中的功劳自然有她的一半。他出去写生,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以上,最久的一次长达八个月。这期间,她不仅要承受相思之苦,还要一人担起照顾全家人的重任。

  为了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画画的创作中,曾参加过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的邹佩珠放弃了自己钟爱的雕塑,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几个孩子要抚养,老母亲要赡养,他的哥哥、妹妹有困难也需要帮助,支撑一家人的吃穿,她一刻都不能停,于是她白天去好几个学校兼课,晚上则批改作业直到深夜,一天只能睡四个小时。

  因为爱情,责任变得甘之如饴。

  “我很庆幸自己能咬牙熬过来,更庆幸可染在这个过程中取得了他的突破。”为了他心中的艺术理想,她无怨无悔。

  可惜后来发生的事情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1966年,李可染被剥夺了画画的权利,甚至一度罹患失语症。邹佩珠便日夜守在他身边,给他讲开心的事,使他渐渐对人生不再那么悲观。

  终于,风雨尘埃落定。李可染重新焕发出了艺术生命,他的山水画以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清新的笔墨意境独树一帜,声誉远达海内外。

  好的爱情,是互相成就。此后,他们一起定下目标,共同努力。在他的影响下,她的书法和丹青也有了很深的造诣,书法作品充满古韵而又不失现代气息,被他由衷地称赞比他本人画得还好。

  山水看遍后,晚年的李可染的艺术创作进入更理想的境界,“胸中丘壑,笔底烟霞”,每一幅画都不是简单的风景,而是凝聚着他对祖国的深情。艺术创作又上高峰之后,他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惜上苍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1989年冬天,因心脏病突发,一代大师猝然离世。

  初相识时,他只是一个浑身是病的教书匠,正是因为有了她的精心陪伴和照料,李可染才有了更宽裕的创作环境和坚持艺术之路的决心。他走了,爱还在继续,她以八九十岁的高龄不知疲倦地主持出版了李可染的几十种画集和书刊,又筹建艺术基金会,并把李可染两百多幅价格不菲的作品捐赠给了国家。他去世后,她依然住在他们的旧屋里,嘴里仍旧“可染、可染”地喊着,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在一声声的呼唤中,爱就这样一直继续着。

  2015年5月,邹佩珠去世,随着对李可染的爱一起去了,留给世人无限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