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大家 >>文化名人 >> 平之强:墨香伴我一路行
详细内容

平之强:墨香伴我一路行

rww12rwzb2.jpg

  从小受家庭影响,我与书法如影随形、相辅相长。在部队工作十六年,2005年转业回到地方,不论工作如何忙碌,读帖写字一直是我业余的“精神零食”,工作和生活受益匪浅。

  幼时看到父亲写春联,觉得好玩,就把鸡毛、菁之类捆成毛笔的样子,照猫画虎,蘸着水往墙上、砖上乱画,这算是我的童年区别于小伙伴们玩得最“雅”的游戏。上小学后,爷爷给我找出《神策君碑》和《大麻姑仙坛》字帖,并辅导我临习,写上一篇字,有三两个字能画上圆圈,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当时家里挂着一副对联,记忆中好像还是泥金纸的。有一联是“吕传鸿案荣耀鱼轩”,另一联什么内容,谁写的,都忘了,爷爷鼓励我说:“长大了,你能写得像这副对联这么端正、这么有力,就可以了。”虽然这句话说了已有四十年,爷爷也已去世十年,但这句话以及说这话时爷爷的音容犹如昨日,励我不怠。

  及长,随着阅读量的增加,从报纸刊物上看到的名人书法越来越多,特别是津门大家孙伯翔先生雄浑强悍的魏碑作品深深打动了我。猎奇的意识越来越强,我不再满足于唐楷的端庄谨严、横平竖直,转而临习了《张清颂碑》《始平公造像》《孙秋生造像》等北魏碑刻,并以魏碑楷书获得1988年沧州地区书法比赛一等奖。这次获奖给我尚处蹒跚的学书之路点燃了希望,鼓足了勇气,注入了动力。

  1990年在南京求学,虽然一直坚持临习魏碑,但不可避免地受到江南书风孙晓云、黄惇等大家的影响,先后拜教了刘灿铭、曹军诸先生,开始临习王羲之、钟繇、倪赞、黄道周、王宠等精典小楷,并辅之临习王右军尺牘。学书的轨迹上多了江南的“委婉精致”,少了北方的“霸悍恣肆”。大王小行草和小楷作品均多次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展览,小楷手卷多次作为纪念品赠送韩国友人,还为日本著名医学家(松本大学博士生导师田中先生的曾祖父)书写了墓志。小楷作品得到中国书协理事张继的好评,他说:“平之强的小楷作品精到、灵动和情趣都很好,尤其难得的是整篇作品字的变化非常好,字的节奏感好。”

  工作后,不管在部队,还是转业到地方,都在组织部门工作,事务性工作多,写字的时间自然少了。我负了书法,但书法却给予我很多支撑和帮助。

  岁月蹉跎,年届天命。写小楷自己的体力、眼力、精力均感到吃力,于是又拾起“冷落”多年的北魏碑版,拜教中国书协培训中心主任刘洪洋先生,在兰亭奖得主、书法博士胡庆恩、书法高手胡文晖、平保龙诸位道兄的提携下,专心研习魏碑楷书。

  我于书法,不随时风,不趋时流,喜拙朴不喜媚巧,喜温厚不喜薄饬,喜古雅不喜时风,喜静逸不喜狂躁,喜苍茫不喜脂粉,喜纯真不喜扭捏,我特别叹服于右任、李叔同、林散之、白蕉、郑孝胥、孙伯翔等近现代书家,他们的魏碑、行草才是能够引领当下、影响时风的大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