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大家 >>文化名人 >> 千锤百炼,浑然天成 ——读王诚《全唐名家分韵集句诗选》
详细内容

千锤百炼,浑然天成 ——读王诚《全唐名家分韵集句诗选》

rww13b.jpg

  集句诗,又称集锦诗,就是从现成的诗篇中,分别选取现成的诗句,再巧妙集合而成的新诗。集句诗,要求有完整的内容和崭新的主旨,符合诗词格律,上下一气,浑然天成。这样看来,集句诗要比创作诗难。对于一般诗人而言,诗创作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前人的诗句创作诗就更难了。我看了王先生的集句诗达一百二十首。我想,这不会是他的全部。能写出如此多的集句诗,而且其中有许多佳作,真不是一般诗家能做到的。如《五绝·怀故》:

寒更乘夜永,(骆宾王)云汉复霜棱。(陈子昂)

  时忆长松下,(韦应物)乡愁独自兴。(孟贯)

  这是全用唐人五言诗句,组成的一首很好读的五绝。上联是晚秋深夜,作者在外乡独坐面对的清寒寂寞之景。下联写回忆儿时常常在松树下玩耍,想念家乡的心思突然强烈起来。是思念牵挂家人,还是怀念儿时伙伴游戏情趣?读者尽可以揣摩。又如《七绝·送别》:

去年今日此门中,(崔护)石室重重掩绿空。(杨凝)

  别泪共将何处洒,(武元衡)一时回首背西风。(杜牧)

  这是首回忆送别友人的诗,诗的上联写去年送别友人的地点,和分手地点的景色。下联写分手时诗人与友人的表情:两个人都忍不住流泪,友人远去仍然回望,依依不舍。“一时回首背西风”的结尾,余韵无穷,既生动地表现了难舍情态,又含蓄说明友人是向西远去的,不由想起王维“西出阳关无故人”之句,其苍凉之景与挚友之情交织一处,令人动容。这两首集句诗都十分成功,达到了很高水准。

  细读下来,我粗略发现王先生集句诗主要有以下特点。

  重在结有余韵。为诗者都知道,一首诗的重点,亦即吸引眼球的亮点在佳句,而佳句往往置于结尾。王先生很注意用集句营造好的结尾,有如戏剧将高潮置于谢幕之时,留意味于无穷。如《五绝·望乡》:

日暮霜风急,(褚亮)烟含苑树深。(令狐楚)

远风吹萝蔓,(元结)万里故园心。(白居易)

上联写秋天日暮苍茫之景,营造出秋愁乡思意境,以烘托下联“远风吹萝蔓,万里故园心。”目睹一派秋景,油然而生思意,当感受到远来之风吹动萝蔓,怎么能不起故园之心。远来之风也许正是故乡来的,令人品味无穷:动萝蔓之风是从家乡发起的,还是途经家乡的。是来抚摸萝蔓的,还是抚摸我家的。万里故园现在怎么样了?等等。

  又如《七绝·忆江南》:

暖风迟日柳初含,(杜牧)花下相思酒半酣。(韦庄)

斜日照溪云影断,(张祜)一生惆怅忆江南。(孙元晏)

  诗人于惆怅之余回忆江南的什么呢?诗并未直言。给了读者远阔的想像空间,可以是江南暖风初柳的美丽春天,也可以是曾经的花下风流韵事,还可以是与知己的开怀痛饮。一个“惆怅”更是令人猜摩,是曾经花前的情人失约,还是人生事业不如意。等等。这是个有着蒙胧之美的谢幕,幕虽落情却未了。

  再如《七绝·望月》:

一回望月一回悲,(崔国辅)翠羽先随秋草萎。(刘禹锡)

假使如今不是梦,(白居易)忍随南国对芳枝。(段成式)

  结尾通过写景展现的是对美好的渴望。“忍随南国对芳枝”句出自段成式《桃源僧舍看花》:“前年帝里探春时,寺寺名花我尽知。今日长安已灰烬,忍随南国对芳枝”。集句用另一种方法,表达了《桃源僧舍看花》同样的情怀,但其在这之前营造的悲情氛围更大。段诗仅以花为例,集句则通过月亮和孔雀两个意象来反衬,而且用不相信美的凋落来铺垫。“假使如今不是梦”,给出了美凋落的两种可能,美凋落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梦中幻觉,如果是真实的,我才到江南去赏花。这个结尾的含意比段诗丰富,也更具张力。

  难在对句工整。集句诗集当中有部分律诗,律诗须有对仗。对于多数诗人来说,写律句都感到求得好对仗句的难处,何况引用前人句,组合成一首律诗。引用的诗句,除寻找到理想的对仗句,还要两个对仗的和谐,更要整首诗的浑然一体。其难度可想而知。而王先生集句律诗的对仗有许多是做得比较完美的。如,《五律·春思》:

 春堤杨柳发,忆与故人期。(孟浩然)

 川霁浮烟敛,山明落照移。(王勃)

 白花飞历乱,黄鸟思参差。(沈佺期)  古风流事,名贤共此时。(李白)

      第二、三联的对,不仅自身是工整的,都是写景的,且呼应诗题《春思》,描绘的是生动的春天景色。更值得提出的是,两个对同中有异,颔联写山与水,静态,颈联写花与鸟,动态。音步亦有变化,“川霁浮烟敛,山明落照移。”头二字是名词在前,后三字是二一音步。“白花飞历乱,黄鸟思参差”,头二字是名词在后,后三字是一二音步。读来既具整齐铿锵之韵,又有变化灵动之感。

  又如,《七律·白头吟》:

  一叶瓢然夕照沉,世间何事不经心。(吴融)

  无人开口不言利,只我白头空爱吟。(杜荀鹤)

  好句未停无暇日,旧山归老有东林。(司空图)

  三年己制思乡泪,更入新年恐不禁。(李商隐)

  中间两个对仗紧扣题目的《白头吟》,意脉贯通,颔联是“开口吟”,颈联是“句未停”,都写酌句吟诗。颔联是“只我白头”,颈联是“旧山归老”,都写一个“老”字。而尾句以“新年”作结,新与老互相呼应。整首律诗对仗句选用得妥当贴切,天衣无缝。巧在命题有方。集句是不由作者自由选择文字的,临时凑就的诗句是否连为一体,能否引导读者努力品尝其中意味,与命题关系甚大。命题有如针线,能将分散的句子缝合成完整的诗。王先生的集句诗,有的全凭题目统领而出意境。如《五绝·盼春》:

日暮归家远,(孟浩然)天街雪似盐。(李贺)

年年立春后,(顾况)卷上水品帘。(司空图)

  上联写作者外出,在天街遇见了如盐一般又白又细的雪,就想到寒冬过去了就是立春,立春之后天气渐渐暖和了,这时可以卷起珠帘,感受春天的气息了。题中的“盼”字,如画龙点睛,道出了寒冬时对春天的渴望,也是黑暗时对光明的期盼,困难时对希望的瞳景。

  又如,《五律·送别随感》: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孟浩然)

步随仙路远,意入道门深。(崔曙)

易得思乡泪,难为送别心。(崔峒)

题诗更相应,一字重千金。(韩翃)

      这首诗题目妙在“随感”二字,将看似无关的集句串通一体,展示了送别友人丰富的内容:由此而知友人是一位诗人,这一送是归乡。也由此而感触到世事沉浮,人生宜行远道深,不可浅薄浮躁。清代沈雄《古今诗话》云:优秀的集句诗,“机杼真若已出”,“切合题意、情思连续,句句精美、打成一片。”而要做到这些,谈何容易。因为,用来作诗的是别人已经成型的诗句,甚至一联对仗,不能加入自己一个字,达到沈雄提出的标准真的是难而又难。可王先生这个诗集中不乏如沈雄要求的集句诗。如,《五律·独钓》:

晚景微雨歇,逍遥湖上亭。(李群玉)

望云生碧落,看日下沧溟。(杨衡)

戏鸟翻红叶,游魚带绿萍。(许浑)

持竿至日暮,幽咏欲谁听。(韩愈)

  诗的题目是《独钓》,首联点明钓鱼的时间地点。颔联和颈联写钓鱼人的所视,先往上看到天上的云和日,后向下看到地上的鸟和树,水中的鱼和萍。尾联写钓鱼结束时,日已暮,收竿吧,归来的路上独自唱着歌,这歌声有谁听呢,他又是唱给谁听的呢?诗依钓鱼的时间顺序写,视角又从上而下,由宏观到微观,最后结尾写钓鱼者的愉悦心情。整首诗犹如一个美丽动听的故事,也勾勒了一幅优美的风情画。真正达到了诗与题称,情思连续,句句精美、打成一片,机杼真若已出。这样的诗还有《五绝·醉吟》:

醉后方知乐,(张说)春来识别离。(戴书伦)

出门两相顾,(张籍)半是忆君诗。(白居易)

  首句以“醉”字扣题,次句写醉饮的时间,春天和醉时所想到的与友人别离,第三、四句接着第二句展开想到的别离情形,出门时两人互相凝望,互相凝望之时有一半内容是回忆一起作诗的情景,想起了两人写的诗句。整诗自题始,一气贯通,如流水行云,十分好读。

  我以为,首先需博闻强记,胸中有足够多的诗才能集句成诗。创作集句诗要求对原诗句融会贯通,如出一体。这样集成的诗才能既无斧凿之气,意义又相连贯。王先生的集句能有如此精彩,说明他饱读诗书,尤其是对唐诗已经熟吟于口,了然于胸。且对诗有着深刻的理解,诗创作驾轻就熟。有的集句已如宋代叶大庆所云:“浑然天成,初无牵强之态,往往有胜如本诗者。”(《考古质疑》)已经是一种艺术的再创造。虽然诗句均是前人之作,句字本身没有独创性,但遵循诗词的“启、承、转、合”的相关原则重新组合,做到状物抒怀、浑然一体,给人一气呵成的艺术美感。

  作者简介:

  雷海基,1943年10月生,江西进贤人,曾任解放军某部队政治委员,大校军衔。

  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解放军红叶诗社特邀编委、培训部辅导老师,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南昌市作协会员,国防大学中华军旅诗词研究创作院特约研究员,《中华军旅诗词研究》特邀研究员,北京朝阳区诗书画研究会副秘书长、副主编、创研员,在《中华诗词》《诗刊》《作家报》等海内外数十家报刊发表诗词、文章近千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