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寻访非遗传承人 >>铁板画 >> 郭海博:冰凉铁券写温情
详细内容

郭海博:冰凉铁券写温情

时间:2018-04-12     作者:刘燕燕【原创】

作品·丑娃


作品·奶奶的故事



  郭海博,老人世界杂志社美术编审,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政协河北省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委员。2004年10月,被联合国教科文国际民间艺术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06年5月,被河北省政府授予“河北省一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14年12月,郭海博和他的亲兄弟郭海龙一起,被认定批准为河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郭氏铁板浮雕”传承人。

  多年来,郭氏铁板浮雕的艺术作品《秋韵》《香格里拉的晚霞》《丑娃》《农忙》《祈福》《雪山脚下》等,频频入选省级、国家级大型美展及工艺美术和民间艺术博览会,多次摘金夺银容获大奖。

  虽然,与许多传承千百年的古老艺术形式相比,“铁板浮雕”还是一门“年轻的艺术”。但这一独特的雕塑形式,一经问世,便填补了金属雕塑领域的一大空白,被誉为“华夏一绝”。它不仅大胆地使用了极易生锈的铁板材料作为雕塑家表达和表现思想感情的载体,更重在材质的挖掘上,以及在雕塑语言的表达语言上有新的突破。可以这样说,郭氏铁板浮雕找到或者发明了一种自己的“语言”。

  从这个意义上讲,铁板浮雕是艺术和发明的融合。

  郭氏铁板浮雕,下笔有痕,工序繁多。设计稿样、选材下料、放样、拓稿、勾鏨阴文轮廓、锤锻、校平、打眼儿与折边、除锈、烧蓝、抛磨、烧色、清洗、防锈处理、打蜡、装框、完成作品。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夸赞铁板浮雕艺术“铁笔传神”。

  为了“铁笔传神”,20年如一日痴心、专注于一件事,其中的甘苦,冷暖自知。郭海博喜欢选择晚上8点到12点的时候干活儿,这个时候记忆力集中,白天易被打断。为此,他养成喝浓茶的习惯,浓茶提神。创作时考虑不周,锻鏨不慎,出现“败笔”,会影响情绪,带来烦恼。但在纵横驰骋的锻打、雕琢和烧色过程中,也有无比的快乐和进步在鼓舞和召唤着。

  他痴心与此,也醉心于此。

  通过对中国传统民间艺术、西方油画、雕刻艺术的潜心研读和提炼融合,铁板浮雕锻塑技法和彩铜浮雕烧色技法,在不断的山穷水复和柳暗花明的交替出现中逶迤前行着。

  “铁笔传神”。铁板浮雕画用锤、用錾、抛磨、烧色产生的绘画原理,和中国水墨画的艺术效果是一致的。

  毛笔有大、中、小,羊毫、狼毫,但铁笔可比毛笔的种类多多了。看看工作室的四面墙上挂的都是啥?铁笔。数数有多少呢?简直数不清!

  你看,锤子有:大平头锤、小平头锤、大圆头锤、小圆头锤、扁头锤、尖头锤、弯头锤、砍锤、錾锤(用于勾錾图稿)、木锤(用于校平铁板)、麻点锤。你看,錾子有:直口錾,按粗细大小薄厚不同区分有六七种;弧口錾,按弧度大小薄厚不同区分有五六种;圆头錾;方头平口錾;半圆头平口錾五六种;勾錾五六种;斜口錾。十八般兵器在手,叮当作响,上下翻飞,看得人眼晕,却使铁笔绘妙花。

  中国画在宣纸上铺开就画。生宣纸、熟宣纸、半生半熟宣纸,吃墨不同,对绘画的要求也不同。与之相似的是,对于铁板也如识人识性,必须先识别和熟悉不同类型铁板的属性。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铁板浮雕使用的是武汉钢铁厂生产的热轧板,质感细腻柔韧,延展性极好。在这样的铁板上进行创作,作品很少出现龟裂、破损、锈蚀等问题。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

  几年后,由于武钢不再生产此种规格的热轧板,不得不改用另一厂家生产的板材,这种板材容易锈蚀且延展性不太好,容易破损和龟裂。于是,所以防锈和打蜡的工艺必须追加要求,寻求新的方法。

  虽然问题一次次出现,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在千百次的实验中诞生。慢慢地,在实践摸索中竟发现,缺点在合适的环境下也能发挥其不俗的“特性”,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使用北方某厂生产的硬且脆的板材时,经常出现破损、龟裂等情况,此种材料对大多数题材的浮雕创作都不适用,但对锤锻西北中老年人物肖像来说却相当合适,全因西北地区风沙大且干旱少雨紫外线强,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西北人的面部皮肤粗糙、多皱褶,而这种材料的板材恰恰容易产生那种粗糙、多皱褶的肌理效果。并且那种天然质感和肌理特征又是其他任何材料达不到,不能与之媲美的。

  令人兴奋啊,郭海博高兴得想喝酒。这个重大发现和突破,一解多日困住手脚的绳索,更点燃了创作思维的超大空间,豁然洞开--真的吗?客观认识并对待不同事物,真的可以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于是,更加大胆的尝试开始了:铁板先做破坏性处理,在铁板上进行杂乱无章的反复敲打,以打破材料的沉闷感,然后在在此基础上去追求山、石、老树皮的纹路与肌理效果。由此,郭氏铁板浮雕突破了材料和题材的限制,破茧而出,表现手法丰富多样,触类旁通,获得了真正的解放,生出自由的翅膀。

  以我看,此法与张大千晚年的泼墨重彩技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枯燥吗?

  不。怎么会枯燥?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都在新的创造之中。每天都是未知的。

  不会总是很顺利吗?

  遇到问题,正是新的台阶在向你招手啊。

  遇到障碍,他更觉得刺激和兴奋,好象听到冲锋令的战士。因而他从不轻视偶然,反认为偶然是一种契机,一个信号,偶然中预示着机遇,要牢牢抓住偶然,敢于尝试。他说,所有发明都是源自偶然。你看,最近中国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呦呦,就是偶然发现了温度对青蒿素的关键作用。

  正是一次创作过程中的偶然--夏天,做到一半的作品“爱因斯坦人物肖像”,因有事耽误,搁置了一段时间再拿起来做时,“爱因斯坦”已经生锈了。不愿意废弃,于是拿起砂纸打磨。没想到,在反复细致的打磨下,黑陶效果的全黑画面竟因为砂布的抛磨而呈现出金属的光亮和层次感,非常独特的肌理,一扫抛磨前的平庸、贫乏。瞬间,眼前的“爱因斯坦”熠熠生辉起来,立体、生动、鲜活了。--高兴啊,兴奋,又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做任何事情,别先摆困难,想太多困难,连门都出不去,还想到北京?”近年来,郭氏铁板浮雕正是在反复的创作实践中,又发现并熟练掌握了利用高温氧化的方法在铁板浮雕上进行烧色处理的技法。这是一种利用铁板可随着温度的逐渐升高生成出浅黄、暗黄、暗红、紫红、浅红、深蓝等多种颜色的自然属性,用气焊或喷灯等工具对铁板实施加热着色的工艺。

  同样的技法,运用不同的金属材料进行烧色处理,所表达的色彩感觉不同,在铁板上烧色,不如铜板上的颜色更锐利,更鲜艳,铜板上更有一种“窑变”的感觉,尤其适合花鸟题材的创作。这个新发现,也是源于偶然,再加上反复的尝试和实验。

  再迈上一个新台阶。

  如今,彩铜的作品越来越丰富,且广受收藏界欢迎,但郭海博自己更偏爱铁板。他最钟爱自己的作品是铁板作品《钟馗》,有写实,有写意,重点突出,个性鲜明,飒爽英姿,淋漓而成。他不舍得出售,挂在自己的办公室,只为每天都能看到。

  就这样,在母亲、妻子、兄弟们的全线支持下,自幼爱好画画的郭海博和郭海龙两兄弟,从住宅家属楼低矮的小库房里起步,白天上班,晚上钻到小库房干到深夜,有时不知不觉到天亮。怕敲击声影响其他人,门窗都挂着厚厚的棉门帘。从最早的焊塑,到铁板浮雕,再到彩铜浮雕,他们不断遇到材料、技法、表现手段的创新、完善、充实、丰富的问题。不断出现问题,每出现一个问题,迎着问题,面对问题,分析问题,反复实验,解决问题。出现“瓶颈”,驻足,经受住考验,接着逶迤前行,再适应,再摸索。如此说来,铁板浮雕诞生、发展、丰富的每一步,20多年一年一年走下来,无异于一场修行。沉浸其中,哪管春夏秋冬、岁月更迭,光阴荏苒。倏忽间,当年孤身骑行少林寺的小郭,如今已到天命之年,生命意识在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对铁板的反复敲击中,浸泡着、修炼着、升华着,他感慨,想说的很多,却终于越说越少。无论酸甜苦辣,岁月馈赠给自己的一切,都是沉甸甸的收获,他统统收下了。

  他越来越觉得时间不够用。求新求变,都需要时间。他于是把时间条块分割,科学计划,这大大锻炼了他的时间管理能力,每天过的极充实。工作之余,郭海博也很会享受生活。他的新居命名“铁券庐”,“铁券庐”主人喜欢品茶,养狗,种花养草,装饰新居,样样动手。生活的艺术,不仅给他诗意栖居的乐趣,也带给他很多感悟和启发:人的思想可以云游,但双脚要扎实地踏在大地上。人要有根。他喜欢接地气的生活,人们熟知的铁板浮雕《太行山风情系列》就是郭氏兄弟扎根生活、汲取地气创作出的优秀作品。这个系列作品堪称郭氏铁板浮雕的阶段性代表作。

  未知的旅途,总是带给他兴奋,带给他激情。当有问题需要思索,需要解决,他总能在出发中得到启发。一次次的远足中,他体会到,旅行对于他已不仅是一段旅程,还是发现和学习的学校。为了体验生活,寻找素材,获得新灵感,郭海博的脚步涉及了所有的藏区:川藏,青藏,甘南,滇藏,西藏。并数次回访自己出生、童年、少年成长过的地方,尤其是自己的故乡雁北地区神溪村、塞上张家口、邯郸涉县。他相信,一名艺术家,需要不断回望自己的成长历程,回到起始点,因为那里孕育着生命的源泉和无数的密码。

  读一读郭氏兄弟铁板浮雕的故事,也会引发我们的联想--生活年复一年的惯性、惰性、氧化中,谁的内心里没有一块半锈的、被氧化的“爱因斯坦人物肖像”呢?难道缺少的只是一块打磨的砂布?砂布在哪里?将如何打磨?生命的“窑变”在何时出现?

  相信郭氏铁板浮雕的故事会给我们启示。

  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我理解“诗意的世界”是指人的艺术世界和精神家园。是的,完整的人生应该拥有这两个世界。看到酒店的旋转门了吗?经过旋转门,在两个世界里自如出入,方是圆满的人生。郭海博做到了,他的人生艺术和艺术人生融为一体,但他每天仍在出发,自强不息,追寻不已,修炼不停。因为他的生命需要这种出发。这是他生命意识的自觉。

    出发,在每一天。不止,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