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寻访非遗传承人 >>铁板画 >> 郭海博与铁板浮雕艺术
详细内容

郭海博与铁板浮雕艺术

1523525539425908.jpg

作品·那曲牧羊人

 

作品·得财图


作品·三阳开泰


作品·过了腊八就是年


  

幼承庭训 走进艺术世界


  我认为,一个人的家庭环境,个人的性格以及人生阅历,都会直接影响我们为自己树立什么样的人生目标。

  我的祖籍是山西省浑源县神溪村,那里山清水秀,位于北岳恒山脚下。我父亲上中学的年代,正是东北三省被日本人侵占的年代。父亲初中毕业,认为日本人打到家门口了,不愿意当亡国奴。于是满怀一腔抗日热血,于1936年考入了晋绥军军官学校,并参加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牺盟会”。1937年10月,以见习排长的身份参加了忻口战役。解放后,因国防需要,父亲在北京工业学院又读了五年大学,所学专业是“火炮引信”。父亲毕业后,组织上先是派往太原,后又调入张家口,在某军工厂担任厂长兼总工程师职务。父亲给我们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一下班,他就会坐在书桌前,看书,学习,做笔记,再就是在图纸上搞他的设计。他常教育我们:要读书学习,要有一技之长,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文革期间,父亲受到了冲击。我也因父亲的所谓问题受到同龄人的冷遇。那时候,会画画儿的二哥,给我找来很多“小人书”,对我说:你也照着这些“小人书”学习画画吧!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画画的启蒙老师,就是我的二哥。我上小学,参加了学校的美术组。因为我画得好,我的画还被选送到张家口市文化宫参加市里的美术展。

  1974年11月,我们随父亲调动到邯郸涉县某军工厂。途经北京,我们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参观,第一次领略了在石头上雕刻的浮雕艺术。从那时起,雕塑就深深的吸引了我,我非常敬仰那些搞雕塑的人。

  到了邯郸涉县,我对绘画更加痴迷了。除了学习文化课,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到了画画上。当时厂里的很多人都称我为小画家,甚至很多人都求我的画往家里挂。对我来说,这可谓是一个莫大的鼓舞。我在涉县索堡镇上高中期间,学校的板报很多是由我来出的。粉碎“四人帮”那两年,学校里挂的“四人帮”的漫画可以说都是我画的。

  七十年代,涉县还很穷,那里山多地少,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当地盛传“三天不吃糠,肚里没主张”的民谣。人为了能填饱肚子,常常把玉米、高粱、糠掺和到一起,做糠窝头吃。或者把康、软柿子掺和,晒干烤熟磨成甜炒面拌着吃。大部分人的日子过得都很苦。

  我记得,我们学校有个张老师,他刚从武安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索堡中学。我觉得,他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江苏人。他很聪明,多才多艺,能写会画。因当时学校伙食不好,他就常带我去附近的乡镇粮站,给他们用美术字写宣传标语,还帮他们出板报。之所以给这些粮站写字出板报,实际上就是为了能改善一下伙食。因为每次完活儿,他们都会用麻糖来招待我们。麻糖就是咱们常吃的油条。也就是那个年代,奠定了我的绘画基础。

  七十年代末,我与弟弟随父亲调到了石家庄。到省城,视野大开,公园里,广场上,到处能看到雕像。这样,一下子又激发了我们想学泥塑的渴望。因为我们从小就羡慕那些搞雕塑的人,看到他们能把人物、动物捏得那么传神,做梦都想学会这门手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某一天,我在石家庄市解放路商场买了一个维纳斯石膏像,拿回家,我与弟弟欣赏维纳斯石膏头像,忽然萌发了要亲手用泥将其捏出来的冲动。第二天,我们就搭车到井陉山里挖了两大书包红胶泥回来,做了几把简单的泥塑工具,便尝试着捏了起来。也许是想学泥塑的愿望太强烈的缘故,维纳斯头像在我们兄弟俩反复推敲琢磨下,用了半天多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件作品看上去虽然有些粗糙幼稚,但令我们兴奋的是,泥塑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神秘那样难。从此,我们便一发不可收地沉浸在泥塑艺术的创作中。那时,我对泥塑艺术的追求可以说完全进入到了痴迷状态。在家,让母亲当模特为母亲塑像。在单位,为工友塑像。上了电大,为同学塑像。因为对泥塑艺术的热爱与投入,我的泥塑水平提高很快,并创作了许多自认为还比较得意的作品。我的泥塑作品“腾飞”还入选了石家庄市首届青少年书画艺术大展,获优秀奖。自己的泥塑作品被专家认可并获奖,可以说,让我欣喜若狂,备受鼓舞。然而,好景不长,我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搞的泥塑不是掉了胳膊就是断了腿儿,极易破碎不好保存。也就是从那时起,萌发了寻找新雕塑材料的想法。

  我们通过翻阅资料受到启发,为什么不把泥塑转到金属雕塑上来呢?于是产生了用铜搞雕塑的想法,可铜在当时是贵金属,根本买不起,那会儿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钱,用铜是一种奢望。既然铜用不起,能不能退而求其次呢?那个年代,在街上常能看到利用黑色卡纸剪侧影头像的手艺人。一天,在工厂里工作的弟弟在厂里用废旧铁板随意剪出了一个鲁迅侧影头像,他拿回家让我看,我兴奋不已,认为铁板这种材料廉价,没有想象的那么硬,其延展性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差,于是决定:把全部业余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铁板浮雕的探索与创作中去,以圆兄弟俩的金属雕塑梦。


千锤百炼 踏上艰苦征程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既然有了目标和方向,那就得行动起来,马上干。开始遇到的问题就是启动资金和工作场地的问题。没有启动资金怎么办?我与妻子商量:我是哥哥,而且平时既不出去与人玩牌打麻将,也不出去与人喝酒,就这么一个爱好,启动资金是不是咱们出?妻子特别通情达理,她对我说:你们这是干正事儿,我没有不支持的道理。于是拿出1000元作为启动资金。那个时候的1000元,已经不算是个小数了。说实在的,我非常感激她,如果当时没有那1000元的启动资金,也不会有现在的铁板浮雕。接下来是没钱租房子,没有工作场地怎么办?我们又做通了老母亲的工作,把老人一辈子舍不得丢弃的东西都处理掉,腾出楼下约六平方米的储藏间。我们用启动资金先到五金商店购置了电剪、台钳、砂轮、氧气焊和二氧化碳焊机等各种工具,又定做了工作案。接着,我们又到书店、图书馆找资料查图片,想了解传统的锻造方法,但查遍了资料,也没有找到铁板的冷锻技法。怎么办?兄弟俩一合计,干!一切从零开始,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干不成的!从此,我们踏上了探索铁板浮雕艺术的漫漫征途。

  我记得,我们用的第一张铁板,是武汉钢铁厂生产的铁板。那张铁板,我们是在当时的石岗大街储运公司钢材市场买的(现在已不叫石岗大街了,叫中华北大街)。为什么那张铁板能让我铭记在心呢?原因就是,那张铁板用完以后,再也没有遇到比那张更好的铁板了。那张铁板表面的氧化皮黑蓝黑蓝的,色彩一致且平整细腻。用榔头敲上去,柔润清脆,延展性极好。最难能可贵的是,铁板放在潮湿的墙角处,几个月都不会生锈。只可惜,武钢后来不再生产这种规格的热轧板了。

  刚开始干,我们对铁板材质以及生产厂家不是太了解,所以交了许多学费。有一次,买了某厂生产的十几张铁板,一用才发现,这种铁板酥脆,铁板浮雕还没敲完一半儿,便产生了龟裂。还有一次,我们误买了某乡镇企业生产的铁板,因这家企业用的都是收上来的烂杂钢炼的铁,铁板硬得根本无法使用。这些铁板买回来又不给退,我们只能当废品处理掉。这样,不仅浪费了我们的时间,还给我们的经济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将近三十年,我们用的和废掉的铁板已经不能用张数来计算了,应用吨来计算。而现在我们对铁板的性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只要用手掰两下,再看看铁板的氧化皮,就能知道铁板的硬度、成色与好坏。

  那些年,我们在锤锻铁板浮雕过程中,因锤打发出的噪音非常大,为了不扰民,不影响邻居作息,无论春夏秋冬,我们都用厚厚的棉被把门窗堵上,还在屋里安装了隔音板。这样,噪音虽然小了,可室内的温度却高了,不到三伏天,小屋内的温度已近四十度,一架破旧的电风扇,吹出来的风也都是热风,我们光着膀子干,仍然大汗淋漓。因为工作室有易燃易爆品,冬天不能生火,屋里又阴又冷,就是在滴水成冰的数九天,我们也没有停止过对铁板浮雕艺术的探索。

  我们在铁板浮雕的探索与创作过程中,遇到许多困难和问题。我们一方面想方设法的去克服;另一方面是全力以赴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还善于将解决了问题的方法,用到铁板浮雕作品上去。比如,我们补焊被敲漏的作品,发现铁板随着温度的升高,会出现蓝紫色。我们就把这一发现移植到作品中进行色彩点缀,将作品中的主体部分,诸如蔬菜瓜果和花鸟虫鱼,进行局部烧色,以弥补铁板浮雕色彩单一所带来的缺憾。还有,我们在作品烧色过程中发现,当气焊蓝火停留在某个地方时,铁板上会自然呈现出具有瞳孔般效果的圆形斑点。我们会立即将这一发现运用到动物的眼睛上,让动物的眼睛,看上去很鲜活,给人一种通灵有神的感觉。

  在铁板浮雕的研究与探索上,我与弟弟可以说是取长补短,配合默契,但在工作中,两个人也会出现分歧。如在作品的题材、构图,以及表现形式上,一旦有了各自的想法,我们总会争个高低,如果谁也说服不了谁,就会按照各自的理解,在各自的铁板上表达各自的想法,然后,在完成的作品上经过反复比对,再选出最佳方案。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我们的投入越来越大,然而却没有任何回报,这样,家里也渐渐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的说:“你们别干了,铁板浮雕越做越多,将来往哪放呀?投入这么大,还不如把省下来的钱,好好过日子呢!”也有的说:“往屋子里放这么多铁板,别把房子给压塌了!要是那样就出大事了。”还有的朋友对我们说:“你们每天敲这些烂铁片子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拿这些钱出去做点小买卖呢!”面对亲人与朋友们的善意劝导,我们也犹豫彷徨过,但我们互相勉励,愣是坚持了下来。可以说我们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当然,在这里所说的“圣贤书”,对我们来说,就是在家里读铁板,敲铁板,理解铁板了。我认为: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但成功一定要去努力。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自己认认真真地去做了,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要无怨无悔。因为,至少自己曾为某事认真地付出过。所以,当时的我们就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踏踏实实义无反顾地去做铁板浮雕这一件事情。

  三十年来,我们在铁板浮雕的探索与创作中,累计投入了一百四五十万元。仅房租水电几项,就有百万元之多。为了这一事业,我把家几乎当成了旅店,每天三点一线: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回家吃饭,再就到工作室搞铁板浮雕创作去了。每天都要干到深夜,有时候还会干到一两点,甚至通宵才回家。就这样,一干就是大半辈子。在这件事情上,我最应感谢的,就是我的母亲和我的爱人。她们没有抱怨,默默奉献,从不拖后腿。尤其是我的爱人,她除了照顾孩子忙乎家务,每天还要与我一起往返四十里,去工作室陪我干活。“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时时鼓舞他奋进、默默支持他工作、常常给予他关怀的女人。”这句话在我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天道酬勤 苍天不负苦心


  1997年是我们事业征程中的一个转折之年。以往,我们搞铁板浮雕完全是兴趣,搞出来的作品都是挂在家里,让家人朋友欣赏而已。当时既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记得那年年初,有一个喜欢画画的朋友到家里串门,看到我们的作品感到很震惊,问我们:“你们为什么不去参加展览?”我们一脸茫然,对他说:“我们的作品行吗?能入选吗?哪些部门举办这样的展览?”朋友回答说:“我认为你们的作品行。举办这些展览的部门主要是省、市美术家协会。当然,作品能不能入选,得由协会的评委们说了算。你们应该拿着你们的作品去试试。”我们接受了朋友的建议,到省美协去咨询。美协的负责人告诉我们:7月份有一个“迎香港回归河北美术作品精品展”可以报名参展。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专门为这次展览创作了一幅《关天培》。结果,我们送交的这幅作品,不但入选了,还得到了组委会的好评。这是我们第一次将自己的作品公布于世,虽然这次不评奖,但得到了观众和艺术家们的认可,我们为此感到兴奋知足。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在铁板浮雕探索与创作上,有了自己的方向和目标。

  既然有了方向和目标,我们信心十足地产生了要迈开腿走出石门的冲动。我们想开阔视野,了解中国文化艺术市场的走向与现状,给自己准确定位。

   为了弘扬我国传统民间文化,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于1998年8月14日至18日,在北京展览馆举办“首届中国国际民间艺术博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1998年8月19日至23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办“中国艺术博览会”。一个月之内,相差不了几天的两个大型展览,可谓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买了车票,并带上了几件自认为还不错的小作品,在8月17号那天上午,踏上了进京的列车。在北京的那几天,为了省钱,住的是价格很便宜的地下旅馆。参观两个展会,每一个展位都不放过,每一件作品都要细细品味,认真观察。几天下来,两个展会让我们大开了眼界,让我们明白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两个展会也让我们有了自信。因为,在展会上没有看到类似铁板浮雕这样的作品。同时发现,我们的作品水平,也不在展会上所展示的各种作品之下。我们产生了想参加这种展会的愿望。我们向参展的人打听:怎样才能报名参加这种展览。参展人说,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报名,他们是当地政府通知参展的。他们还告诉我们:要想了解参展报名的情况,可去大会组委会去打听打听。

  我们找到大会组委会,接待我们的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组联部的杨吉星老师。他问我们:“你们带来作品了吗?让我看看。”我们拿出作品让他看,并告诉他这都是纯手工锤锻出来的,他无比震惊地自言自语说:“棒!”“真的是绝活儿!”随后他与我们互留了电话,并告诉我们:“以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再有活动,我会通知你们。”那次进京,可谓受益匪浅,尤其是杨吉星老师,我们的命运由他而改变。

  1999年5月的一天,我接到了杨吉星老师打来的电话,他让我们抓紧准备一些作品,因为10月8日至11日,在无锡要举办“第四届中国民间艺术节”。

  1999年10月,我们应邀参加了在江苏省无锡市马山区的灵山胜境广场举行的“第四届中国民间艺术节”。这个艺术节,是由中国文联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等单位主办的,艺术节为期四天,主要活动内容有:民族歌舞演出,民间龙骨表演,民间手工绝活展示,和旅游商贸活动等四个部分构成,其中民间手工绝活展示为新增内容,是前三届民间艺术节所没有的。这次活动中,我们的绝活表演,可以说是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围观的群众是里三层外三层,当他们看到我们的铁板浮雕作品是通过手工锤锻出的时候,无不挑指叫绝。因为,我们的表演特别吸引人们的眼球,各地的媒体也都围过来,对我们进行了轮番采访。在艺术节的第四天,有一位穿着时尚的中年女子,看着我们的铁板浮雕问:“这些铁板浮雕卖不卖,若卖是什么价格?”接着她递给我一张名片。从名片上得知,她是台湾人,是从事旅游业的一个老总。我告诉她:“我们是来进行绝活表演的,作品能不能卖,我们得请示组委会。”我给组委会的杨吉星老师打了个电话。杨老师在电话里高兴地对我说:“这是艺术节的最后一天了,对你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可以卖。”放下电话后,我又转身小声询问表演木雕绝活的王老师,该如何定价。他压低嗓音告诉我:“你可根据作品的大小和制作的难易程度来定价,小的就要五六百,大一点的可要一两千。”我把可以卖,以及作品价格的情况告诉这位台湾女老总后,她没有讨价还价,而是笑着对我们说:“你们的铁板浮雕都是纯手工做的,我觉得价格挺合理的。”于是,她花了5600元,把我们带来的那几件小作品全买走了。说实在的,这5600元在当时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况且,对我们来说,这应该是我们搞铁板浮雕艺术以来所淘到的第一桶金。所以,让我们着实的激动了一番,因为我们想都没有敢想,自己做的铁板浮雕还能卖钱。于是决定,艺术节结束后,先不回石家庄,而是先去上海、杭州、苏州转转,开阔开阔眼界。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我们不只是投入,也有了收获,铁板浮雕创作,开始进入了良性循环的阶段。

  2001年,可以说是我们小有收获的一年,那一年也是最忙碌的一年。5月,我们的作品《秋韵》,参加了由河北省文联、河北省美协共同举办的“丰碑颂-一河北省庆祝建党八十周年”优秀美术作品展,并荣获金奖。7月,作品《秋韵》又入选了由文化部艺术司,中国美术家协会,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荣获优秀奖。8月,应邀参加了由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在北京展览馆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民间艺术博览会”。作品《丰收后的喜悦》荣获民间工艺奖,山花奖银奖。9月,应邀参加由中国民协、天津市文联,在天津市体育馆举办的“首届中华(天津)民间艺术精品博览会”,在本次博览会上,铁板浮雕系列作品荣获金奖。10月,应邀参加了由中国文联,中国民协在湖北荆门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民间艺术节”。11月,中央电视台4频道《华夏文明》摄制组赶赴石家庄,为我们做了专题采访。12月,应邀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作品《秋韵》荣获创新金奖。也就是在这个展会上,我们在现场敲漫像的表演震惊了整个会场。有位观众,开始怀疑我们的作品是用模子压出来的,当亲眼看到我们的作品都是纯手工敲出来的时候,便连连叫好说:“我去过好多国家,从没见过现场敲肖像的,凭你们的手艺,就是不带一分钱,也能走遍全世界”。还有一个老板,诚心诚意地劝我们留在上海发展,跟他干。他拍这我们的肩膀说:“就凭你们的手艺,我保证让你们一年住上洋房,两年开上汽车,三年换个媳妇。”我们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留在上海。这个老板有些生气地说:“你们北方人呀,就是保守!”还有城隍庙的老总,也过来挽留我们,对我们说:“你们到城隍庙来干吧,这里的客流量很大,而且外国游客也很多,你们每天的收入会很可观的。我保证,让你们几年就能致富。”面对各种挽留以及金钱的诱惑,我们没有动摇。因为我们不想成为一个普通的街头艺人,而是想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作品,让铁板浮雕有传承、有创新、有发展,在艺术的海洋里,能够形成一个新的流派。


执著守信 精彩铸就人生


  我认为,无论做人还是做事,都要执著守信。要言必信,行必果。既然决定了的事情,就不要轻易改变。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你走上自己所选定的路,无论前方有多坎坷,多艰险,都要排除万难,坚持走下去。

  记得,那是1986年5月的一天,我与几位朋友小聚。聊天时,一位朋友说: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有位年轻人,骑着自行车去少林寺旅游。说完这件事后,朋友们之间引起了热议,对这位年轻人的勇气和毅力大加赞赏。忘了是哪位的提议,说:我们也要像这位年轻人一样,一起骑自行车到少林寺游玩儿,顺便也磨练磨炼我们的毅力。并约定周日早起六点从这里出发。

  约定的时间到了,我怀揣着32块6毛钱,背上水壶和借来的相机,又带了一个打气用的气管子,骑着永久牌二八自行车到了约定的集合地点。不知为什么,他们就像说好了似的,一个也没来。于是我挨个地去找他们。结果,不是说家里有事儿去不了,就是说怕半道车子坏了没地方修,一句话,他们都变卦不去了。同时,他们也劝我不要去了。我对他们说:“你们不去我去”。我的性格就是,既然决定的事情,就不能随意改变。要执著守信!那天,我离开石家庄的时间大概是早上七点左右。我上了107国道后,没多考虑别的,只是朝着邯郸的方向一路狂奔。我在骑行的过程中,眼前不能有骑车子的人,只要有,我就得超过他。晚上7点半,骑到了邯郸,住进了邯山招待所。那天,我用十二个小时的时间,骑了三百多华里的路,也许是年轻的缘故,没觉得怎么累,就是屁股疼,因为长时间的骑行,把屁股给磨破了。第二天,途径安阳,晚上在新乡火车站的铁路招待所入住。第三天上午9点多,我就骑到了黄河大桥。不巧,正遇到交通管制不能过桥。我向路边的值班民警一打听才知道,这个桥是老铁路桥,为了安全只能是四个小时由北向南放行,四个小时由南向北放行。此时的我正赶上由南向北放行。而且是刚换方向时间不长。我还得赶路,怎么办?我急中生智,找值班民警说明了情况,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民警对我说:我很佩服你,但我说了不算,不过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你不妨去找一下在桥头站岗的那两位武警战士,让他们给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过桥。我找到那两位武警战士。当他们得知我是骑自行车旅游的,而且要急着赶路的时候,他们对我肃然起敬,并提出了要与我合影。合完影后,一位战士进岗亭打了个电话出来对我说:你现在可以过桥了,只是要抓紧点儿时间。我谢完他们后,便上了大桥,整个桥面上就我一个人,我拼命地往前骑着,不知不觉就骑到了桥的中间,此时的我仿佛走进了黄河的怀抱。老实说,我这是第一次看到黄河,特别激动,于是情不自禁地下了自行车走到桥边,扶着大桥的护栏兴奋地俯视着这条仰慕已久的母亲河。不知过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呼喊声,我顺声望去,只见桥南的武警战士边喊边跳着向我招手,示意让我抓紧过桥。当我过桥后才看到,桥南路边的汽车已经排起了长龙。顿时,我为自己在桥上逗留的时间过长而愧疚,同时也为武警战士专门为我放行给予支持心生感动。那次骑自行车去少林寺,往返用了七天的时间。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世上虽有假恶丑,但是更多真善美。因为那次旅行,让我遇到了很多好人,少林寺的门票,以及一些饭店的餐费、旅店的住宿费等,都为我免了单。

  时隔十年后,也就是在1996年的8月,我又骑行了一次。这次的行程路线是:石家庄、南宫、济南、淄川、淄博、潍坊,莱州,龙口、蓬莱、长岛、烟台,然后乘船,从海上到天津塘沽后继续骑行,绕经天津、静海、沧州、衡水、晋州、藁城,回到石家庄。全程时间十二天。

  有了私家车后,我就能去更远的地方了。当然,每次出行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玩儿,主要是为了收集创作素材。我们的铁板浮雕创作主要有两大系列:一个是太行风情系列,一个是西藏风情系列。为此,我把太行山有特色的古村落,以及所有的藏区几乎都跑遍了。这些年来,太行山里的许多村镇,以及西藏的前后藏、青海的藏区、甘肃的藏区、云南的藏区、四川的藏区,可以说都留下了我的足迹。古人说的好,只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能写出好的文章。而我呢,只有行万里路,并持之以恒,从不间断地进行铁板浮雕艺术创作,才能搞出更多,更好,且能打动人心的作品。搞文学艺术创作,不能闭门造车,要走出去,要深入到老百姓的生活中去,这样出来的作品,才接地气,才容易被老百姓接受,因为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才是真正滋养文学艺术创作的源头活水。

  这些年来,我的体会是:无论做什么,一定要坚持,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古圣先贤荀子说的好:“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也就是说,只有通过量的积累,才能达到质的变化。再一个就是,做事不能浮躁,不能急功近利。否则,即使你先天资质再好,再聪慧,也不会干成大事。正如劝学篇所说:“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作为一个艺术爱好者,骑行出去也好,开车出去也罢,抑或徒步旅行,除了可以通过写生、摄影,收集创作素材外,更重要的是,还能磨练意志,开阔视野,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让自己的人生,活的更精彩。


看淡名利 向着标杆直跑


  我从一个业余爱好者走到现在,成为一名铁板浮雕艺术家,而且小有名气。很多人认为,我在心态上会有很大变化。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来,我的心态还真是没有什么变化。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经历还是蛮丰富的。我做过很多工作,在农村种过地,在工厂里当过冲压工,烧过锅炉,在建筑公司做过泥瓦匠,在杂志社还当我司机、出纳、摄影记者及文字编辑。除此之外,我还有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一次是在石家庄市平安南大街的老洞天影院北侧的一座框架楼施工时。记得那是在1983年夏季的某一天,天正下着小雨,因为要赶工期,我们并没有因为下雨而停工。当时,我和我的工友正在三层楼上浇灌一根水泥柱,工友让我帮他去拿一个连着振动棒的电机,在我离电机很近,但还没摸到它时,只听`叭`地一声,我就把它抱住了。380伏的电压,让我卷曲着身子在两米多高的脚手架上翻滚,幸亏脚手架的面积不太大,我被摔了下去,电机也随着甩了出去,因此我才幸免于难。围过来的工友、工长,和工地医生,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你命真大,这种情况十个得有十个死。还有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记得那是下班回家后,我坐在床上靠着被子正在看电视,忽然觉得,身子在往下沉,好象没有被子支撑了似的,眼前的电视也渐渐地离我远去。此时的我,想动动不了,想喊又喊不出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从我的胸腔里传出了“咚、咚、咚”的声言,这声音在我的脑子里感觉很大。此时的我,身体也能动了,话一下子也能说了。后来医生告诉我:这种情况很危险,如果时间长了人就有可能过去。再一次就是车祸:那次车祸,车报废了,我岳母不在了,我妻子的胳膊骨折了,我的鼻梁撞断。有了这些经历,我把一切都看得很淡,我现在的人生观就是,干好眼前事,活好每一天。因为,一切东西都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把当下事情做好就行,这就是我的心态。我也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名利都是身外之物,一切东西都不归你,只是活着时借用一下而已。所以,我每天在进行铁板浮雕创作时,都会把正在创作的作品当作最后一件来完成,只有这样,我才能完全沉侵在作品的创作中,去感知、感悟心灵与铁板之间的对话,从而进入无我与忘我的工作状态。

  也许是因为我的经历比较坎坷,所以我特别赞同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我相信,谁曾是生活的不幸者,谁就有可能成为文学的幸运儿,谁让生活的祸水一遍遍地洗过,谁就有可能成为看上去亮光闪闪的福将。”


不懈努力 荣誉纷至沓来


  为了不断地开阔视野,更好地提高自已的艺术修养,我们只要一听说哪有中外名家的艺术展览,一定要前去参观学习。与此同时,还寻找各种机会拜访雕塑界的名师大家,如: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著名雕塑家王少军先生以及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錩教受等等。在这些名师大家的指点下,使自已的作品不断完善、不断提高。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的汗水终于结出了艺术的硕果,我们的作品受到了广泛关注。这些年来,我们多次应邀参加国家级大型艺术活动,铁板浮雕作品频频入选省级、国家级大型美展及工艺美术和民间艺术博览会,并多次摘金夺银荣获大奖。如:1999年10月,应邀参加第四届中国民间艺术节进行现场绝活表演;2001年6月,作品《秋韵》入选“庆祝建党80周年河北美术作品展”,荣获金奖;2001年7月,作品《秋韵》入选“庆祝建党8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优秀作品展”(中国美术馆展出),获优秀作品奖;2001年8月,应邀参加中国国际第二届民间艺术博览会,作品《丰收后的喜悦》获“山花奖”――民间工艺银奖;2001年10月,应邀参加第五届中国民间艺术节进行现场绝活表演;2001年12月,应邀参加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作品《秋韵》获创新金奖;作品《早春》获优秀奖;2002年5月,作品《窗口》、《民族魂》入选“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2002年11月,作品《秋韵》入选河北省直机关迎“十六大”美术作品展,获银奖;2003年10月,作品《丑娃》入选中国文学艺术界《永结同心》主题艺术展;2003年、2004年连续两年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和中国文联举办的”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春节大联欢“大型艺术活动。2004年9月,作品《农家院一角》入选河北省机关庆祝建国55周年书法、绘画、摄影展,并获金奖;2004年10月,作品《生命之水》、《这是俺家的》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5周年“河北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2004年10月,作品《丑娃》荣获第六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工艺金奖。2004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2006年5月,河北省政府授予“河北省一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06年11月,作品《高原魂》入选第二届中国现代雕塑展(北京世纪坛展出),荣获学会最高艺术奖中华杯优秀奖。2007年10月,作品《太行寄情》荣获第八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铜奖。2008年10月,作品《高原魂》获首届河北青年美术作品展铜奖。2008年11月,应邀参加第七届中国民间艺术节进行绝活表演。2009年1月,作品《山里人的希望》入选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和中国美术馆联合举办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展(中国美术馆展出)。2010年5月,应邀参加上海世博会”河北文化周“民间艺术展演活动;同期,世博会诚邀《晨曦》、《格桑花开的时候》两幅铁板浮雕作品留展中国元素馆直至世博会结束。2010年10月,作品《农忙》在第十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荣获2010年“天工艺苑·百花奖”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2013年6月,“郭氏铁板浮雕”被列入河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2013年8月,作品《酥油茶飘香的地方》评选为“中央电视台雕塑大奖赛”入围作品。2014年8月,作品《祈福》入围首届南通国际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2014年6月,入选河北省文艺专家库专家。2014年10月,作品《祈福》在京津冀民间艺术精品大赛中荣获金奖。2014年10月,作品《雪山脚下兄弟情》在第三届河北省特色文化产品博览会工艺美术精品大赛上荣获金奖。2014年12月,郭海博被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评为”河北省工艺美术行业2013年度人物“。2014年12月,被认定批准为河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郭氏铁板浮雕艺术“的传承人。2015年5月,作品《央金和她的女儿》荣获第十三届石家庄市文艺繁荣奖。2015年10月,被河北省委宣传部评为2015年度燕赵文化之星。2015年12月,被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评为2014、2015年年度人物。2016年1月,被河北省文化厅、河北省文联推荐为文化部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库专家。2016年1月,因积极开展非遗衍生品传播推介活动,成绩突出,在首届河北省非遗衍生品设计推广评选活动中,荣获推广奖。2016年5月,荣获由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评选颁发的”河北文艺贡献奖“。2016年12月,荣获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授予的”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荣誉称号。2017年3月,作品《桑科草原牧马人》荣获第十四届石家庄市文艺繁荣奖。2017年9月,被河北省文化厅、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评选为2017年“美丽河北·最美文化能人”。


  中国书画界泰斗启功先生看到我们的铁板浮雕作品后,兴致挥毫书赠“铁笔传神”;当代著名诗人、著名书法家旭宇先生赞誉郭铁板浮雕为“华夏一绝”。海内外各界人士、政府机关及博物馆收藏我们的作品数百件。

  这些年,我被当选为政协河北省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以及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河北工艺美术协会理事、河北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河北省燕赵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九届委员会委员。还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吸收为会员。中央电视台(2套、3套、4套、7套、9套、10套)、北京电视台、上海电视台、河北电视台、石家庄电视台都有长篇专题报道,并引起强烈反响和各界好评。新华社、路透社、《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文汇报》《新民晚报》《北京晚报》《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燕赵晚报》《石家庄日报》《河北画报》《美术大观》《雕塑》杂志等数十家媒体亦先后隆重推介。

  最后,我愿与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共同分享一句我最喜欢的话,既:“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我觉得,在铁板浮雕艺术的探索与创作之路上,曾经所获得的各种荣誉,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已经成为过去时。重要的应该是现在时,也就是说要把眼前事做好,要多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要努力提升铁板浮雕技艺水平,并将这门艺术传承下去。当然,将来时与现在时相比应该说将来时更为重要,因为那里有我们树立的标杆和制定的方向,也就是说,我们的希望在那里。所以,对我而言,我的希望就是能有更多心存梦想不忘初心的艺术爱好者,能与我一同向着标杆直跑,让铁板浮雕艺术得以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