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流故事 >>传奇人生 >> 陈道明:一个真正的演员
详细内容

陈道明:一个真正的演员

32b陈道明.jpg

      陈道明不是艺人。直说,我非常讨厌艺人这个称呼,我和道明交流过,他也很讨厌。因为我们觉得,艺人是六十多年前在中国大陆通行的一个对演艺工作者带有蔑视的称呼,是被人戏弄、侮辱和伤害的对象。新中国成立后,艺人这个名词一夜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民的文艺工作者这个庄严而伟大的称号。就陈道明而言,我觉得他无愧于这个称号。我想,什么“明星”,什么“大腕”,什么“表演艺术家”,陈道明对这些肉麻的称谓都会不屑一顾,他最愿意别人给他的定位就是两个字:演员。

第一次见到陈道明

      第一次见到陈道明是1985年,我(江平)去南京演出。那时候,我是江苏省一个地级市话剧团的演员,听说南京电影制片厂正在制作表现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屠城血证》,便兴冲冲地赶到拍摄现场,因为戏当中演日军头目的老演员是我十分熟悉的前辈刘江老师。

  到了现场,就见一帮人忙碌着架机器、布灯光,而刘江老师正穿着日本军装和一个同样穿着“黄狗皮”的“年轻鬼子”在一个角落里切磋着什么。我不敢惊动老爷子,悄悄躲在一隅,听得真切,那年轻演员的台词功底太好了!正在琢磨他是否在哪部电影中露过脸,就看到领我去剧组的制片主任阎友良匆匆走到他们身边:“刘江老师,该拍您了。道明,今天可能晚饭前都拍不到你,要不要用车先送你回招待所休息?”

  那个叫道明的年轻人既和善又沉稳地欠了欠身子:“不用了,谢谢。把老爷子的戏先拍掉了,好让他早点回去躺着。我没事,就在这默默戏,背背词儿。”接着,他又坐在一旁的条凳上弓着腰翻看着剧本,念念有词,很是认真。我悄悄问阎主任:“他是谁?哪儿的演员?”

  阎主任压低了声音:“北京的演员,叫陈道明,名气不大,但戏演得一级棒,好得一塌糊涂。”阎主任用了一句南京人特有的褒扬别人的言语来形容他。

      我这才仔细琢磨离我大概五米远的这位叫陈道明的演员:瘦瘦的,眼睛很有神,颇有些忧郁感,如果他不穿着那套笔挺的日本呢子军装,而是换上西服或是长衫,那他可能就是上海汇丰银行的买办或者是复旦大学的教授。总之,他身上的文人气质更多一些。

因《围城》一举成名

      又是几年过去,陈道明开始有了些知名度,此时他碰上了一位好导演,碰上了一部好戏,这部电视剧叫作《围城》。

      《围城》的导演是黄蜀芹,谢晋大师的爱徒。在现场很有威严,不苟言笑,从不轻易表扬别人,可她对陈道明却夸赞有加:“道明身上有种傲骨,不是明星耍大牌的那种骄傲,是知识分子的风骨,一种孤傲,一种不羁,一种玩世不恭。他的这种气质就是活脱脱的方鸿渐!”

      “方鸿渐”,钱锺书先生的同名小说《围城》中的男主角。陈道明是黄蜀芹三顾茅庐才签下合同的演员。黄导与我熟,多年后告诉我:“陈道明挑剧本挑得结棍(厉害的意思),不是他拿架子,实在是他太认真了。他怕自己演不好。他说他没有1949年之前知识分子的生活感觉。我就说,你放开手脚演,结果陈道明说,试试吧,争取演好。现在看来,没有一个演员能超过陈道明。”黄导说到这里补充道:“这不是我说的,是钱锺书先生夸赞陈道明时这样讲的。”

      《围城》给陈道明带来了巨大荣誉,他真正成了家喻户晓的知名演员。“方鸿渐”的塑造已是有口皆碑。

      《围城》中,星光熠熠,而最有特色的是“方鸿渐”的岳父岳母的扮演者,竟是当时上海市电影局的局长吴贻弓和夫人张文蓉。吴贻弓是导演出身,虽有《城南旧事》《巴山夜雨》等经典作品,但演戏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那天拍一场搓麻将的戏,吴贻弓要么牌出错了,台词说对了,要么牌出对了,台词又说错了,弄得黄蜀芹导演急不得哭不得,只好重拍几条。吴导夫人张文蓉向来心直口快,直接“开销”老公“戆是戆得嘞”,“哪能介笨,这几句台词也讲不拎清?”不想一遍遍搭词配戏的陈道明却极其谦和,不厌其烦。他还幽默地对“岳母”说:“老丈人被您骂傻了,这戏咋拍呀?”只见陈道明不慌不忙地和吴贻弓聊着天,然后开始搓麻将。

  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陈道明是“麻坛宿将”,而张文蓉则是上影“牌桌大咖”,棋逢对手,一边打牌,一边顺词,吴贻弓老师本来就是绝顶聪慧之人,稍一放松,更有“女婿”体贴入微的关照,顿时状态到位。于是,一场戏酣畅淋漓演完。

      多少年后,我与陈道明熟了,他说:“我还真不是拍吴贻弓马屁,我这人从来不求当官的,但我敬佩吴导的为人、学识和谦和。在吴贻弓面前,我觉得自己是学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吴贻弓这代人和我父亲一样,是有人格魅力的知识分子。”

    (据《读天下》2017年第7期  江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