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天地 >>美景快递 >> 牡丹香可嚼
详细内容

牡丹香可嚼

  洛阳作为十三朝古都,牡丹之盛甲于海内。每到牡丹花开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人都拥去洛阳看牡丹。时至今日,依然如此。

  其实,洛阳牡丹多与武则天有关。不过不是书上说的牡丹仙子高傲不屈,与天后作对而被贬到洛阳,由此生根开花,繁衍壮大;而是武后真的喜欢牡丹,特意从外地移植了许多到神都洛阳。

  显庆五年(660年)正月,高宗和武后从洛阳出发,游汾阳宫,途经并州(今太原),停留了一段时间。其时正好清明前后,太原西河众香精舍的牡丹盛开,天后一见欢喜动心,命人移植回洛阳宫苑中。从那以后,牡丹才在洛阳城中流行开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无人不重牡丹。时人舒元舆在《牡丹赋》中写道:“由此京国牡丹,日日寖盛。今则自禁闼洎官署,外延士庶之家,弥漫如四渎之流,不知其止息之地。每暮春之月,遨游之士如狂焉,亦上国繁华之一事也。”

  《牡丹赋》中说都有牡丹,也许只是洛阳,实际上,到了高宗和武后的孙子当皇帝(玄宗)的时候,长安还稀见牡丹。五代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开元年间“初有木芍药植于沉香亭前,其花一日忽开一枝两头,朝则深红,午则深碧,暮则深黄,夜则粉白,昼夜之内,香艳各异。”木芍药就是牡丹,开元年间,长安兴庆宫才初种牡丹;到了天宝年间,就很茂盛了,规模空间,盛开之时,香弥天际。这才有了李白的传世名篇《清平调》:“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从这时起,牡丹有了名花之号,到现在稳坐十大名花之首。

  牡丹是清明花,北宋文同写过一首名为《深渡》的诗,头两句是:“前日寒食在绵州,牡丹盛开海棠落。”北宋气候比唐朝冷几度,已入小冰河期,但牡丹仍在清明节前后开放。

  时间再推后一点,到了南宋,物候还是没变,方岳写了一首诗名《到家》,最后两句是:“晴看寒食近,归及牡丹时。”叶梦得填了一首词,名《雨中花慢·寒食前一日小雨,牡丹已将开,与客置酒坐中戏作》。南宋的朱晞颜写过一个长诗,名:《庆元改元,寒食日陪都运寺丞游白龙洞,时牡丹盛开,小酌岩下,夕阳西度,并辔而归》——寒食节那天陪个朋友去白龙洞看牡丹花,喝了点小酒,玩得非常嗨。到了明朝,杨慎的《西江月》里,牡丹依然开在清明时节:“寒食清明过了,牡丹芍药开残。春光晼晚兴阑珊。寂寂重门独掩。”

  牡丹在宋代时已有很多品种,欧阳修撰《洛阳牡丹记》,已经收录了九十余种,稍后陆游的《天彭牡丹谱·花品序》记载说天彭牡丹花品大概有近百种。到了明代,王象晋的《群芳谱》中记载牡丹已经达到一百八十余种。这其中以黄色和紫色为贵,最有名的就是传说中的“姚黄”和“魏紫”。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记载:“姚黄者,千叶黄花,出于民姚氏家。此花之出,于今未十年。”也许在此之前,牡丹未有黄色,所以才这么珍贵,此花一出,惊动世人。

  “姚黄”流传至今,人间尚有其姿容:其形如皇冠,其色如淡箔,外瓣三四轮,内层褶叠密,其花复多蕊,花丝如纯金。端丽非常色,雍容不可言。“姚黄”尚在,“魏紫”不存。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记》中说:“魏家花者,千叶肉红花,人有数其叶者,云至七百叶。人谓牡丹花王,今姚黄真可为王,而魏花乃后也。”千叶就是千瓣,魏紫是肉红色,花瓣多达七百多片。今有些挂牌“魏紫”颜色为深紫,显然不是这传说中的花后,而是借用古代名品之名,聊补遗憾耳。

  寒食开牡丹,清明吃鸡蛋。不过各地吃鸡蛋的方法不同。有的地方煮糖水鸡蛋时加上了牡丹花瓣,也有的地方炒鸡蛋里放了牡丹花瓣。

  宋朝有一本叫《客退纪谈》的书,书里有一则故事很有趣:孟蜀时,兵部尚书李灵每春时,将牡丹花数枝分遗朋友,以兴平酥同赠,且曰:“俟花凋谢,即以酥煎食之,无弃浓艳也。”

  这个兵部尚书是个风雅的人,喜好吃个牡丹,且为人大方,不单自己吃,还分赠亲友,连花带美食再加食谱一起送,教他们用油把牡丹花瓣炸了吃,叮嘱他们说不要浪费了牡丹花。

  到了宋朝,连皇宫里都吃牡丹花。林洪在《山家清供》里说:宪圣喜清俭,不嗜杀,每令后苑进生菜,必采牡丹片和之,或用微面裹,煠之以酥。

  再到明朝,王象晋在《群芳谱》里说,“牡丹,春采芽或花瓣,以面煎之,味脆美可以久留。”

  清朝顾仲的《养小录·餐芳谱》也有牡丹花瓣的吃法:“汤焯可,蜜浸可,肉汁脍亦可。”他的菜单又丰富了一些,汤焯、蜜浸、用肉汤煮。感觉牡丹花是个敦厚丰腴的风格,近得油脂,裹得甜腻,一点都不寒素。

  2014年,央视纪录频道播出了一套纪录片《牡丹》,让我惊诧的是片子里一户花农吃牡丹花的豪爽劲头。只见他从自家院子里摘下一朵斗大的白色重瓣牡丹花来,三把两把扯碎了,把花瓣和花蕊分离,清水里漂一漂,开水里烫一烫,捞出来盛在一只大海碗里,放点酱油醋盐辣椒油,拌开了就吃,边吃边说:好吃,吃牡丹花就要吃白花。像吃白菜一样吃牡丹,让人震撼。当下我就去花卉市场买来一束,放在案头看着它们盛开,清香拂面而来,艳色照眼生明,美丽绝伦。看看将谢,几下里拆开花瓣和花蕊,清水漂过,开水烫过,冰水镇过,轻轻捧在手里挤干水分,放在一只龙泉窑粉青的葵口碗里,稍稍撒了几粒盐,略微点了几滴橄榄油,拌匀了,尝一口。

  真没想到牡丹花这么好吃。微甜、生脆、清香、爽口。我以为凡花都略微带点清苦的味道,谁知牡丹不是。它是清香鲜甜的,肥厚阔大的花瓣水分充盈,口感绵绵实实,一口咬下,确确实实吃到了好东西。

  就算是牛嚼牡丹也好,无弃浓艳。

×